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六十六章 都是报应

作品:穿成年代文里的极品悍妇|作者:乔匕霖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11-22 15:43:46|下载:穿成年代文里的极品悍妇TXT下载
  一切闹剧尘埃落定,沈容月松了一口气,向沈明华颔首:“既然是误会,那么我就先走了。”说完便转身离去。

  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,沈明华挺直的脊背一下子松了不少。

  “容月啊,原谅父亲当年的决定吧。”

  ——

  杨二狗回来的时候,手脚完好。

  徐莹深吸一口气,差点就给哭了:“你要是没手没脚了,我回去怎么跟知来交代。”要不是有沈容月的秘书帮自己,她怎么可能坐在客栈里耐心等着杨二狗回来呢。

  而且回来的也太晚了,机票就在晚上六点起飞,现在过去也是于事无补,下一班航班要等到后天才能起飞,可是杨二狗却让她不要着急定机票。

  因为他说,沈家有个宴会,要请他们过去压惊。

  “我觉得咱们要是不过去,那老头绝对会端着枪架着我们过去参加的!”杨二狗是毫不夸张地比手画脚地告诉徐莹那天的沈明华有多可怕。

  徐莹起初还是不信的,后来觉得杨二狗没道理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,就信了。

 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前台给他们送了两张邀请函,上面说了可以拿着行李过去入住,并不需要格外付钱。

  而且客栈的房费也被他们一并结清了。

  徐莹和杨二狗顿时有了一种骑虎难下的无奈感,去那种正经八百的地方,也没有件好衣服可以穿。

  好在,沈容月解决了他们这一个小小的麻烦。

  不过到也是奇怪,徐莹不但和沈容月长的像,身材三围尺寸也是无比接近,沈容月借出来的那些礼服压根不需要多少修改。

  至于杨二狗穿着西装出来看到徐莹就眨眨眼睛:“害,以前看习惯了你穿东北大红花……”不得不说,徐莹穿这一浅色地礼服,黑发柔顺地披挂下来,经过精心化妆,那简直能迷倒一片,可别让那醋坛子顾知来给看了。

  徐莹随口问了一旁的工作室里的员工:“我们这两件衣服多少钱呀?”

  “您的礼服大概是一千二,那位先生是两千出头。”员工想了想,回答道。“不用担心的,Miss.沈说过您们的礼服不会收钱的。”

  一千二,算算,放到现代估计也得要几十万了吧。

  徐莹暗自倒抽一口凉气:“谢谢。”

  哎,还是攒攒钱,把这礼服钱给沈容月吧,徐莹不想欠任何人情,毕竟那只有生意上的往来,不必太过深入的。

  杨二狗坐在沙发上,坐没坐相,用着中文跟徐莹说:“我靠,我这西装要两千多,哎哟,我感觉我赚的钱那是什么?跟着你混,我感觉不愁吃喝了,对不对?”

  “去,这便宜不能白占啊。”徐莹翻白眼道。

  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候,徐莹和杨二狗这才到达沈家,举办的宴会场地。

  沈家下了很大的手笔,而且还极尽奢华,像是那边交响乐乐队,据说一场演出费就得要好几千,连场地也是,租下一个晚上也是相当不菲。

  徐莹和杨二狗无比默契的窝在宴会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看着宴会里的尔虞我诈。

  不过刚松一口气,佣人模样的人上前,走到徐莹身后,恭恭敬敬地开口:“徐小姐,老爷有请。”

  “小心点。”杨二狗满眼担忧开口道。

  徐莹不明所以,只得点点头应约过去。

  跟着佣人走到一处会客室,佣人打开了一道门缝道:“请进,老爷在里面等您。”

  没有别的办法,徐莹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,里面正站着一个男人,他背对着徐莹,看着下面的星光点点。

  他听到后面的声响,转过身打招呼道:“徐小姐,您好。”

  “沈先生。”徐莹礼貌性的喊了一声,接着抬起头,看着沈明华,心里也有了心理准备,还是被沈明华身上的气场给震了一下。

  镇定了一下自己,刚想开口,就看到沈明华的表情变了。

  他睁大了眼睛,眼底的惊讶之色一闪而过,却是浓浓的,不可忽视,说话竟然也有些结巴:“你……”

  难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?
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沈明华盯着徐莹的脸,上前几步,本想按着徐莹的肩头,却是给忍住了,沉声问道。

  “……我是徐莹。”

  徐莹好半天才回答:“我是前几天从中国来到这里,洽谈一笔合作的生意。”

  沈明华细细看着徐莹,辨认了半天,忽然问:“你的母亲,是谁?”

  “沈先生,这好像不是我应该回答的事情,抱歉我不能完全告诉您。”徐莹下意识地皱眉回答。

  最近是怎么了,一个接一个的,难道她这张脸就有那么不可思议的地方吗?

  男人闻言忽然倒退了几步,瘫坐在沙发上:“……报应,报应!”

  这话从他嘴里出来以后,他的人脸色微微变了变,什么都没说。

  “徐小姐,沈某没有要冒犯您的意思,只是想问问你……”沈明华缓缓开口,想给徐莹一个解释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知道我可能跟您的爱女长得一样,可是我家关系简单,也没有任何失散的血亲……这可能就是个巧合。”

  徐莹赶紧打断他的话,低下头开口道。

  沈明华深吸一口气:“不,不是巧合,你的母亲,叫沈如月,对不对?”

  闻言,徐莹脸色变了变,惊讶之色再也掩盖不住:“你……”

  她花了半天的时间,忍住自己的问题,压下去自己的情绪:“沈先生,您为什么那么清楚我的家事,我想我们从未见过面,对吗?”

  徐莹眼底满是迷惑和茫然,沈明华看在眼里,却是一反常态,摇摇头:“算了,也没什么事情,这是沈某给您们一个补偿,毕竟之前的误会一场,没看好人,都是沈某的责任,希望您们可以原谅。”

  一切恢复正常,徐莹暗自松了一口气,也跟他说起了场面话。

  仅仅只是交谈了几句话,徐莹就被沈明华放了回去,自己用着一种仓皇逃窜的速度逃离了会客室,大口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