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483章 早年间的损事

作品:抗战之烽火军医|作者:星辰蝼蚁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10-19 12:39:03|下载:抗战之烽火军医TXT下载
  话已是说到这份上了,付辰也就没再继续邀请,而是说道:“好吧,既然海小姐还有事情,家赫改日拜访。”这天寒地冻的,时间也不早了,继续留在野外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。

  回身返程的路上,付辰总觉得一阵阵不对头。

  “家赫兄,你怎么了?”就在他第三次回头的时候,江景泽满面困惑地发问。

  付辰摇了摇头。

  他并不想一惊一乍的,可分明感觉到不远处的异常——回脸,意味深长地紧蹙着双眉又是仔细看了一眼,付辰拽出了腰间的勃朗宁。

  “走,看看去!”

  刚说完这话,海兰蕙回身一把拉住了他:“姓付的,你干什么?”

  “干什么?都给贼盯上了,难不成还怕了他们?”付辰眼中闪过一道杀气。

  “强龙不压地头蛇,这儿地界不太平。”海兰蕙摇了摇头道,“你爹黑豹子再强,也很少正面跟胡子头干。”

  她这话倒是提醒到了自己,不由低头看了看她这双英气逼人的瞳仁,只是目光所到之处,正好看到她白净纤细的手正按在自己手上。

  触电般地猛地收回去,海兰蕙急匆匆地转身,又道:“快回去吧!”

  一路再是无言,下山后两拨人就此分手,各自上了自己汽车就是离开了凤鸣山。

  而藏身在重重密林之中的胡子头秦老六,独眼龙的他脸笑得格外狰狞。

  “三少爷,真有点意思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回到海伦,付辰带着江景泽和顺子直奔心心念念的火锅居,叫了几盘肥羊肉,两盘黑木耳冬菇等东北传统山货,配上烧酒和油汪汪的芝麻酱吃得满嘴流油。

  “这小娘们有点意思,富家少爷小姐们都是往山海关里跑,她倒是好,偏往关外来。”又是一杯烧酒下肚,付辰只觉得烈烈的酒气熏上了头,不由又提起了海兰蕙那小娘来。

  “你是不是考了个黄埔考傻了?怎么把她都给忘了?”多喝了几杯的江景泽抬头就说,“以她的性子,怎么可能丢下祖业往关内跑?之前少帅不抵抗,她还在齐齐哈尔组织学生运动来着,要有志青年们站出来抗日。”

  哎?

  听这意思,还是蛮热血的爱国女青年?

  付辰对那姑娘越发感兴趣,于是多问了几句,对这貌美如花的海家小姐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。

  当然,他更感兴趣的是,自己这原主是怎么招惹了她的。

  一番套话之后,晕晕乎乎的江景泽把事情原委娓娓道来……而付辰听了难免某个难以名状的部位有点疼,甚至有点后悔自己干嘛要问。

  就算海兰蕙的外祖父在齐齐哈尔任职,海家其实远远攀不上黑豹子。

  两家人的“联姻”,是他付家赫“逼”出来的。

  这三少爷当初到处沾花惹草,在齐齐哈尔的时候看上了女中的海兰蕙。

  几番求爱不成,竟是出了下三滥的手段,出钱找了几个混混,堵了海小姐的洋车然后强拖给三少爷,愣是把生米煮成了熟饭。

  得知此事的袁旅长当然震怒,带着海氏全家把黑豹子堵了。

  付玉廷雷霆大发,把小儿子打了个半死后,才跟海家人商量此事。

  到底也是富贵人家的小姐,此事传出去名声坏了怕是不好嫁人。付玉廷连连赔罪之后,见兰蕙小姐生得美丽,便想做成了此事——然而这海小姐宁死都不肯跟三少爷定亲,海家人一看这黑豹子居然出这种馊主意应付,更是怒上加怒。

  见袁庆恩都发了怒,付玉廷并不想得罪这位省城的同僚,于是就叫来长子汗青和次子家祺,任由海小姐选择。

  这完全算得上是高攀了——当时付汗青已是哈尔滨驻军107师的师长,付家祺则是刚从保定军校归来,倍受大帅青眼。

  原本这刚烈的海兰蕙,都生了要跟他付家赫同归于尽的心思,可竟对俊美温润的付家祺一见倾心。

  海家人本也不想闹出什么大事情来,毕竟黑豹子家族就算不管这事,以他家的影响力怕翻不起什么大浪来。

  于是两家人一拍即合,就让兰蕙和家祺定了婚约。

  “你啊,当时一听那小妞给了二哥,气得把家里的东西砸了个粉粉碎,抽大烟泡楼子更凶了……”江景泽面带无奈地回望付辰,“你爹,不就是那时候更讨厌你了么?”

  “他……一直也不怎么待见我的吧。”为了掩饰尴尬,付辰端起了酒杯。

  “现在就不会了吧,独立团立下这么多战功,少帅和南京都嘉奖过你的!”江景泽赶紧安抚着,“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,你就不要再问了!”

  “嗯,对。”

  此后三人有一茬没一茬地说着时局,很快便是酒足饭饱了。付辰起身抢着结了账,三人醉眼微醺地出门回家了。

  付家在海伦的老宅在县城的西部,算是最好的地段,一出门就是从前县大堂所在,这宅子当初是付玉廷镇守海伦时办公之处。

  刚下车还没进门,付辰就听到丁春喜的吆喝声,显然是在指挥大家修整房屋和院子。

  急急忙忙跑回家里,又是着急忙慌开了个“记者招待会”,付辰暂时没顾得上收拾老宅。

  自付玉廷的父亲仙逝后,不管是黑豹子本人还是付汗青他们都很少回海伦老家,宅子一直是交由几个老仆管理,于是稍显落寞陈旧了些。

  在选好新基地的位置之前,付辰还是打算把指挥部设在家里,

  而且除了负责士兵训练的江景泽和丁春喜住海伦兵营,团里其他的军官一律跟他在家里住。

  这样安排首先不会耽误独立团的训练和各项工作的开展,另外付辰手头有人,一方面能顾忌他的安全,另外他有什么政令,也很快有人着手去做。

  “这老丁,搞得还挺热火朝天。”付辰背着手进了宅子大门,绕过影壁,果然就见到丁春喜带着几个士兵正把前敞厅摆得乱七八糟的博古架,不中用的圆桌圈椅太师椅八仙桌什么的全搬出来往库房去。

  “三爷,您回来了?”丁春喜见着付辰马上立正敬礼,“还是按老规矩,沙盘什么的都摆上!”

  付辰笑了笑,伸手在他肩上一拍:“有你安排就是了!若英呢,正还有事找他。”

  “回团里安排营房了,”丁春喜又道,“对了,三爷,正还有事找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