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478章 算计

作品:抗战之烽火军医|作者:星辰蝼蚁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10-18 15:10:37|下载:抗战之烽火军医TXT下载
  其实在海伦,还有一支留守步兵部队,差不多一个营的兵力,属于付玉廷的辖制,长官军力不多挂团长职,名叫原仲琪,听说大约四十出头,原来是黑河的守将,老爹觉得他沉稳冷静,办事比较稳妥,所以调来自己老家看大门。

  他和李天孝的部队回撤回来,当然需要他这位守将的安排。不过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,江桥炮火一响,老爹几乎把能动的兵都动了,海伦的营房应该是十室九空,他和李天孝的人应该不难安排。

  “听原团长的安排就好,”付辰搓了搓下巴,把碗里最后一点面倒进嘴里,顺手把碗递给一旁的洛绾心,“给大家放两天假,第三天再把训练搞起来。特别是那几个新兵,少不得训教……景泽,这事我就全权交给你处置了,劳你多费点心。”

  “你我兄弟多年,用得着这样客气不!”江景泽爽朗一笑,满口应了下来,不过又突然想到了什么,愕然道,“也是有点意思,城里几个军官们都是过来拜会过了,这位团长却跟没事人一样……他不会是等着咱们去拜见吧?”

  付辰眼珠转了转,抱肘一笑道:“咱是远道而来,也算得上是鸠占鹊巢。去看看也没什么。”

  听说,自己老爹的大部队迁移哈尔滨已整整六年,工作重心怕是早转移了过去……想来,对老家虽不至于亏待,但管辖必定不多。

  这姓原的,大抵已把此地经营成他的“特别行政区”了,现在哗啦一下从齐齐哈尔撤下来这么多老司令的部下,带头的还是老司令的儿子,掌惯了实权的原仲琪能不防着夺权么?

  等一下,难道老爹跟兄长让自己来海伦,还有这层意思?

  付辰这才反应过来,老爹为何有这样的安排——看来老爹也想到了此事,如此安排,是让自己回来把该拿回来的实权都拿回来吗?

  再者,老爹大约是想让他死盯着海伦;那些可恶的小鬼子连张海鹏都能策反,万一姓原的扛不住糖衣炮弹,海伦丢了那可真是后院起火了。

  想到这里,他摸了摸下巴:自己和他一样都挂着团长职,想用身份压他只怕不成……用司令的名义压他,这等老油子只怕也不会服;不妨明天先看看再说。

  “咱远道而来,算是客;他呢,算这儿的主人,咱们去看看也没什么。”付辰笑了笑,回脸对洛绾心道,“绾心,你去把顾先生叫来,咱明儿一块去。”

  “没道理的吧,你爹是他顶头上司,哪儿有你去拜会的道理?”江景泽提醒着。

  整整六年了,实权大概都已被他蚕食,真正是老爹的人,都让他架空了都说不定,还提什么让他拜会。付辰也没多解释,只是说了句:“我自有我的道理。”

  次日一早,去的路上顺道买了些糕饼点心等不值钱的小玩意,付辰叫顺子直接往团部去。

  既然是大白天的,就没有去他家的道理;况且他都不来自己家,摆明了没打算跟自己交际,也看不上黑豹子这山头——去团部见这第一面,说白了也是告诉他姓原的,老子就打算跟你公事公办,谈不上什么私下交情。

  前一天晚上,付辰把丁春喜和顺子叫来,细细地打问了一番。

  这海伦是黑龙江省下面的一个县城,地处于黑龙江省中部,通肯河的东岸,小兴安岭山地向松嫩平原的过渡地带。

  因为地利位置优秀。进,可威慑黑龙江的三江平原;退,可至小兴安岭原始森林据守。所以一向被大帅重视。

  更加上海伦还是黑龙江省的四大粮仓之一,主要的粮食产地,物产丰富,水草丰厚,百姓富足。

  可以说是东北军最好的大后方。

  当年付玉廷还是团长的时候,就被委派到海伦驻防,那一年他才三十五岁,主要负责海伦的社会治安,因为恪尽职守,处事公平很受当地百姓的拥护。

  所以,海伦算得上是黑豹子的老家,妻子早年病逝,次子付家祺牺牲,都葬在这里——看来闲下来的时候,自己也要去城外祭扫一下。

  想明白这些,付辰算是彻底笃定老爹派自己来海伦的用意,摸清情况稳定后方,继而把所有的大权都收回来;他姓原的配合就配合,不愿意就是付家的敌人,也就没什么好留面子的了。

  思忖间已是到了团部,付辰下车整整仪容,门口守备的两个士兵正还打算上来盘问,结果便看到下车的青年剑眉星目,一袭军服笔挺更是分外英武。

  这谁啊……

  两人迅速交换过目光,同时瞅付辰的胸牌,待看到“付家赫”三个字,脸登时从愕然化为无限震惊,赶忙齐齐敬礼大喊一声:“团长好!”

  “这么冷的天气,执勤可就辛苦了。”付辰不着边际地说了一句,转而又道,“原团长此刻已是办公了吧?”

  “回团长的话,团长一早就到了,现在正跟营长参谋们开会!”一个守卫高声回应着。

  遇到这种情况,他应该第一时间询问付辰是否需要通报,但毕竟是黑豹子的三公子,地位远胜于他们团长……只有他出来迎接的份儿,没听说过还得让司令家的公子站在大门口等着通传的。

  “去,前面带路。”付辰也不傻,看出他为难的心思,二话不说带着众人直接就杀进门去。

  这么一大早就开会,看来是对自己的到来“如临大敌”啊。

  想到这里,付辰眼底的笑意越发成分不明起来,在前面带路的小兵多少也有点忐忑,也只得引着这么一行人赶快上楼。

  团部的会议室设在最里面一屋,门口居然还杵着俩荷枪实弹的卫兵,他俩见着一行人这般浩浩荡荡杀过来,脸上同时掠过震惊,立马一拉枪带步枪就上了手:“干什么的!”

  带路上来的小兵这下彻底尴尬了,仓皇失措地说着:“这,这位是三爷!”

  “什么一二三爷的,”大门口的卫兵明显更横,“团长吩咐了,军政会议闲杂人等不许来干扰!”

  才吼了这么一声,会议室里面便给惊了,紧接着就有人猛地拉开门:“是谁来打扰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