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95章 误会大了

作品:权宠农家悍妻|作者:糖爱爱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20-10-18 05:39:34|下载:权宠农家悍妻TXT下载
  “公子,小姐在府上百无聊赖,如果不出来的话,恐怕对身体更加的不好,还不如让小姐多出来散散心!”这个时候

  小蝶完全地站在了章子风的那一边。

  “诸位,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先离开吧,毕竟家弟身体不适,还需要静养,神医也不知道究竟会在什么时辰才来,我在这里继续等候就好了,实在是不必麻烦大家在这时候和我一起等待!”季瑾筠看着章子风身后跟着的这群女子,心里面早就不耐烦了。

  “你们没事的话就走吧,这么多人呆在这里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!”沈逸然已经知晓季瑾筠的心意,此时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  “太子殿下,这里可是国公府,姐姐都还没有说些什么呢?太子现在说这些恐怕不好吧!”章子风哪里能给他们可以独自相处的时间,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有了身孕,这些人又能够拿自己怎么样呢?

  “你这是在质疑我?”沈逸然眼里一片冰冷。

  若不是今日看着章子风身份特殊再加上她已经有了身孕,自己真的想给这女人一掌。

  “画儿,你怎么和太子殿下说话呢?”元行景跟在太子身边这么久了,对于他的表情虽然不嗯能够够完全把握他的心思,可是就算是一个平常人,现在也已经可以看出太子殿下的神情有些不对劲,一看就是生气了。

  可是偏偏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,完全像是没有看见一样,这让他头疼无比。

  大婚的时候,得知自己长夜伴侣取得了第二的好成绩,怎么能够让他不开心呢,那个时候他还在想,或许自己这一次的做法也不是那么的后悔,至少自己身旁的这位女子和季瑾筠比起来也不是相差很远,可是当他看到今日两个人的所作所为以后,忽然觉得一切都是自己想象的过于美好了。

  “妹妹,不是姐姐在这里没有提醒你,太子殿下的事情我劝你还是不要在议论了,至于太子殿下和谁般配与不般配,似乎和你我都无任何的关系!”季瑾筠心生厌恶,眼前的这个女人整日当一朵白莲花,此时还在面前说这些不入耳的话,忍不住的开始反驳。

  此时的季瑾筠想着若是元行景和章子风识趣,就应该立马离开国公府,倘若还是不识趣的话,那也不能怪她不客气了。

  “姐姐这又是说的什么话呢?我俩好歹也是姐妹一场,我这不也是关心初逸弟弟的病吗?想要在这里继续留一段时间,刚刚看着姐姐和太子殿下两个走在前面,才子佳人向来都是一段佳话,姐姐这是觉得太子殿下还配不上你吗?”此时的章子风估计是有些飘飘然了。

  完全没有在乎旁边还站着许多人,就这样公然的开始挑衅。

  只是还没等到季瑾筠说出什么解释的话,沈逸然宽大的袖子稍微上扬,靠着自己的内力就直接运转开来。

  完全没有碰到章子风,但是风就像是忽然有了灵气一样,章子风瞬间就像是被人给推了一下,踉跄了一下,如果不是元行景在旁边扶着的话,估计也会和她身旁站着的都这个丫鬟一样,已经跌倒在地上了吧!

  “本太子究竟和谁般配,这种话似乎并不需要从你的口中说出来吧,今日若不是看在元兄的份上,今日和会和那个丫鬟一个下场!”就在这时候沈逸然也有些恼怒了。

  “姐姐,你让他们都出去吧,这样聒噪,我的头确实有些不舒服!”季初逸自然也看出了自家姐姐的不悦,站在自己的身份上开始替姐姐将这些烦心的人给赶走。

  被吓得不轻的章子风眼泪瞬间就涌现了出来:“元哥哥……”

  纵然成婚了,可是章子风依旧叫着如此腻歪的称呼,让季瑾筠的心里面更加的恶心,却不曾想到有一日自己也会变成这番模样……

  “元兄,今日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,你就先带她回去吧,国公府里面也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进的,初逸的病确实也需要时间静养,今日马车颠簸,都走吧!”沈逸然都已经说出这样的话了,众人自然也没有了继续留下来的理由,说几句也都离开了。

  “那我们也就先走了。”元行景说完了以后就直接带着章子风离开了。

  只是当他走出国公府的那一刻,原本还温情的脸,顿时就阴沉了下来。

  坐在马车里面的章子风不断地哭泣着:“元哥哥,刚刚太子都已经对我出手了,你为什么不帮我呢?”

  “?”元行景抬头看着面前的章子风,心中烦躁。

  “你怎么不理我啊!”章子风看着他的样子,心里面也不爽快了起来,非常憋屈的感觉让她开始在元行景的身上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。

  人都离开以后,季瑾筠看着还在院子里面继续待着的沈逸然有些不解。

  他都已经说出了那些话了,为什么自己还在继续的留下来呢?难道在这时候不是应该和那些人一起离开吗?

  “你看嘛这么看着我,要说觉得无聊的话,可以和我在下一盘棋,刚刚在山谷的时候确实不适合再来杀一局。”谁知道还没有等季瑾筠将心中的疑惑问出来,沈逸然居然已经自来熟的让枫院的下人给他搬来的椅子。

  要知道初秋的午后,阳光慵懒的撒在院子里面,暖暖的阳光让人格外的惬意。

  紧接着身边一直站着的贝风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,在看见他的时候,他居然真的将棋盘给拿了进来。

  “这……”眼前的这一幕倒是让季瑾筠有些目瞪口呆了。

  “姐姐,我也不想回到房间里面,这外面好舒服,我想在这里看你和太子殿下下棋可以嘛?”季初逸性格温和,季瑾筠有时候觉得自己的弟弟完全不适合上战场,这样的性格只适合当一位翩翩公子。

  怎么能够生在乱世之中呢?

  “姐姐?”看见季瑾筠有些恍惚,季初逸以为自己的要求似乎有些太过分了,连忙对姐姐说:“姐姐,如果觉得为难的话,那就算了,反正在这个院子里面,能够和姐姐待在一起就很开心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少年的脸上便露出了笑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