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34章 血气方刚一小伙

作品:这个世界有漏洞|作者:章小鱼呀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9-22 21:29:26|下载:这个世界有漏洞TXT下载
  哪里来的力气?

  自然不是天生神力。也不是因为修复了两次Bug,修补器另外附赠的奖励。

  真相便是——因为有Bug修补器小黑。

  黑头黑脑的它全程清醒状态,缩在徐达衣领当中,几次气得扬言要活吞了陈兴业,都被徐达给按住了。

  最后徐达发话将人赶出去,小黑这才撸起袖子来大干了一场。

  它善于隐藏,将自己的身体攀附在徐达的双臂,轻而易举便能举起两百来斤的体重。

  徐达暗暗惊喜,看来小黑也不是全无用处,哪怕穷途末路去搬砖,一天轻轻松松就可以赚个五百来快。

  嗯……不过还是希望不要被逼到去工地搬砖的地步……

  如果未来可以将云麓街经营的有声有色,他们全家躺着便把钱给赚了是最好的。

  门外,爬起来的陈兴业骂骂咧咧,“徐达,你们一家很快就会后悔的!”

  紧张的李老爹透过窗户往外张望,“陈老板走了,小达,你刚才那么做,可就算是撕破脸了。”

  将凳子放回原处,看了看桌子上被烫的烟疤,徐达无所谓的哼了一声。

  “撕破脸就撕破脸。一年前他有多下作,李老爹你也看见了,要不是打人违法,我早就把他踹出去了!”

  回想因为陈兴业,徐父被逼入绝境,险些要去借高利贷。李老爹便打消了所有疑虑,暗暗夸一句,干得好!

  下次再来,干脆让他吃闭门羹!

  冷静下来以后,徐达又开始担心,今天的行为必定会刺激到陈兴业,以他远播的恶名来说,说不定会有什么下作手段等着自己。

  “怕什么,老徐走之前特意嘱咐我,逮到机会一定要给他复仇。虽然只能算是小小的教训了一下,可好歹也算是出了口恶气!”

  徐达将双掌平举到胸部以上,缓慢下推,做出一个气沉丹田的动作。

  接下来,他想要继续完善套圈博物馆,不断制造新意,以此来吸引新的顾客。

  计划是想的不错,偏偏到了傍晚,好端端的博物馆骤然陷入一片黑暗。

  “停电了?”

  黑暗中的徐达眨巴眨巴眼睛,放下手中的明星海报,走出博物馆。

  与他相邻不远,就是赵家福的老式游戏厅。

  停电对他的影响最大,跳着脚,鞋都顾不上穿就跑了出来。

  “达哥,我是不是玩游戏把眼睛玩瞎了?”

  “你这不是能看见我?看看,这是什么?”

  徐达晃了晃手上的十块钱软妹币。

  赵家福眼疾手快,一下抢了过去,“达哥,我请你喝快乐水啊!”

  拿上钱,他屁颠屁颠的跑了。

  看了眼空荡荡的右手,徐达无奈扶额,算了,记在账上,就算我还了他十块钱。

  正打算去看看情况,从裁缝铺骤然传来一声尖叫。

  是明蕾大姐的声音,“她不会出事了吧?”

  疾步走过去,刚到门口,就被披着浴巾的王明蕾撞了个满怀。

  注意到她全身光滑溜溜,仅仅裹着一条单薄的浴巾,徐达把到嘴的闷哼生生给压了下去。

  “小达?我刚刚洗澡,好端端突然没水了,又等了一会儿,连电都停了。你知道我最怕黑了。”

  她满脸的委屈,干脆将脸贴在徐达胸口上。

  王明蕾浑身被水打过,湿漉漉的,香气氤氲,好看的天鹅颈白瓷般无暇透亮,再往下,咳咳……徐达适时打住了自己的目光。

  “小达,你咽口水的声音好响。”

  徐达:……

  “你先回去找件衣服穿上,我过去看看什么情况。”

  作为血气方刚一小伙,此刻的王明蕾简直是明晃晃的诱惑啊。

  好比狼面前的一块大肥肉。

  他是叼呢?还是叼呢?

  上升的气温被忽然折返回来的赵家福硬生生打断,“不好了,达哥!”

  又来?

  作为赵家福的经典台词来说,这一次,无论是语气跟表情都很到位,是如此的惶急不安,紧张到两腮肉都跟着颤悠起来。

  徐达甚至考虑下次干脆给他买个锣,一边敲锣一边喊会更有气氛。

  可能真有要紧事,赵家福甚至都没看到裹着浴巾的王明蕾,拉着徐达就往李家炒菜馆跑。

  “停水停电是有人搞鬼!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徐达纳闷儿,同时,不好的预感涌上来。

  “李老爹那里收到一张字条,下午也不知道是哪个吃饭的客人留下来的,收拾碗筷的时候才发现。”

  两人来到李家炒菜馆,就见,犯愁的李老爹正蹲门口叹气。

  “字条呢,我看看。”

  从李老爹手上接过字条,虫子爬似的难看字迹简要叙述了一件事,大致意思是云麓街停水停电都是我黄鹏干的,要是诚心解决问题,就来隔壁的黄崖村找我。

  “……另外,蒜香排骨做的不错,来时给我带一份。再打两斤黄酒来。”

  好……好不要脸!

  估计是想讹钱来着。看情形,该是不小的一笔。

  老徐刚盖云麓街那会儿,类似的情况屡屡发生。是个泼皮就上门来耍赖要钱,通常情况就是找个中间人,少给一笔解决事端。影响工程进度,耗上个几天,光是人工费,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

  那段时间,眼瞅着老徐越来越瘦,每天是又气又累。

  “达哥,这是威胁啊。我们报警吧!”

  经过多年学校的教育的徐达,第一反应也是报警来着,刚拿出手机来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套上衣服的王明蕾走过来,两根纤纤玉指将纸条夹过去,扫了一眼。

  “黄鹏啊,鼎鼎大名一个人。”

  “明蕾姐认识?”徐达仿佛看到了希望。

  王明蕾摇摇头,紧接着发出一声嗤笑,“你们以为报警事情就能解决了?”

  提出建议的赵家福不服气了。“怎么就不能解决问题了。难道我们要任他宰割?破坏电路、供水,警察叔叔肯定要请他喝一壶。是吧,达哥?”

  起初,徐达也是这么想的。

  可他观察到,颇具社会经验的王明蕾竟一脸看小孩子的表情。是觉得我们的想法幼稚了?

  果然,将纸条丢下的王明蕾捋了捋披肩的湿发说:“对年轻人或许有用,可这个黄鹏都快七十的人了,是远近闻名的赖子。看他这么大岁数,警察那边顶多是批评教育。如果他出来再故技重施,我们就一次次跟他耗着?那还做不做生意了?”

  说完,王明蕾一脸严肃地看着徐达。

  棘手啊……

  “快七十岁的人了,还做这种没皮没脸的事?”赵家福觉得不可思议,古稀之年不正是含饴弄孙的好时候,竟然搞敲诈,把他的世界观都给刷新了。

  重点是,徐达不记得跟黄鹏有过冲突过节啊,自己怎么就无端端被他盯上了呢?

  只是利益的诱惑吗?

  徐达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毕竟太过凑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