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31章 厄运贴纸

作品:这个世界有漏洞|作者:章小鱼呀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9-19 12:36:37|下载:这个世界有漏洞TXT下载
  名称:厄运贴纸。

  出自:《魔女闹不停》。

  使用方法:贴在任何一个人身上,就会为对方带来无尽的厄运。作用持续48个小时。在磨难中颤抖吧,敌人!

  “好恶毒的Bug啊。”

  第一次领略棘手的漏洞,要不然徐达还以为所有需要修复的Bug,差不多都是像百发百中套圈器跟美味锅铲那样。

  幸好发现的及时。也幸好自己孤注一掷,凭借优越的智商混进了学校。

  “后面好像还有内容……”

  漏洞基础内容读取的差不多,徐达发现下面有道具标注。

  摩洛斯(Morus):厄神、命数神;黑夜女神尼克斯之子。

  至于这个摩洛斯,就被印在厄运贴纸上,看起来是个外表相对平和的外国小伙,金发碧眼的。

  “摩洛斯是命中注定的劫数化身。他将人类赶向生命之终点,甚至连宙斯都不能违反他的意志……”

  单单只是读了一段文字,不寒而栗的感觉再度袭来。

  在他平时玩游戏的理解来看,既然是游戏道具,不应该是为玩家带来便利的东西吗?

  怎么还会有厄运贴纸这种道具存在?

  疑惑之下问出口,小黑是这么回答他的:“其实一开始我说漏洞是游戏道具,道具在我这里包含的意义很广泛。”

  徐达嘴角抽了抽,“广泛到什么程度?”

  “游戏里的东西在我这里都是道具。”

  深想之下,徐达有个不得了的猜测:“NPC算游戏道具吗?”

  小黑想当然地回答他:“算啊,怎么会不算呢。”

  徐达:我晕。

  他稍微展开了一下联想,意思是说,未来说不定NPC或者是游戏人物出现在徐达面前,至于修复他们的方法,就是……

  徐达瞄了眼小黑的大嘴。

  再想象下去会引起生理性的不适。

  似乎猜到他是怎么想的,小黑乐呵呵地解释:“当然,情况还没恶化到那个程度。目前我跟你的任务只是修复普通道具而已。真要出现游戏人物的话,也不是简单的吃掉就可以了。”

  希望情况能像你说的一样乐观吧,徐达只能这样暗自安慰自己。

  “至于这个厄运贴纸……当然是要赶快处理掉了!”

  为谨慎起见,从小黑那里接过厄运贴纸的时候,徐达还特意戴上了一次性手套,都是他在筹建博物馆的时候,为了干活特意买的。

  目的当然是避免不小心被厄运贴纸沾到。

  要不然可就麻烦大了。

  小黑都没来得及发挥作用,身后,忽然传来冷笑。夹杂着几欲喷发的怒火。

  说实话,那一刻徐达的汗毛都快竖起来了,万依凌,又是她……

  没时间感叹缘分,徐达转身的同时,将厄运贴纸背到身后去,“好巧啊,你也拉肚子?”

  抱着手臂的万依凌冷冷审视他,“很好玩是不是?你是故意戏弄我对不对,就因为我怀疑你这个人有问题,你就先发制人。甚至因为我没有帮助你,你就想着要报复我!”

  徐达觉得以万依凌的想象力来说,不写悬疑犯罪小说还挺可惜的。

  目前关键性的问题是,要怎么解释?

  说实话是不可能说实话的。

  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。

  “你倒是说话啊。说不出来就表示你是在心虚!”

  自认为猜透徐达心思,万依凌得意的将嘴角一挑,一脸“我已经将你看穿”了的表情。

  短时间内随便找了个不算太扯的理由,打算开口的同时,徐达手机响了。

  拿起来看,是赵家福打来的。

  会不会是套圈博物馆那边有什么紧急情况?

  徐达顺便感慨了一下这个电话来得太及时了,然后冲万依凌露出抱歉的表情,行云流水地按下了接听键。

  “达哥,不好啦。”

  “什么不好了?”徐达没太当回事,因为赵家福平时就喜欢一惊一乍的。

  “陈兴业来了,就在李老爹店里。我们都应付不来,只能等你回来。”

  一听说是陈兴业,徐达就有些没好气。

  他怎么又来了?

  前几次已经明确表示拒绝,他人却好像狗皮膏药一样,甩都甩不掉。

  徐达都不知道是不是该佩服他锲而不舍的精神了。

  近几年,桃邬市房地产蓬勃发展,经济实力排二线城市末尾,房价却直逼三万一平,其中少不了像陈兴业一样的地产商。

  四处囤积土地,地王屡屡刷新记录。炒作各种概念,架高房价,桃邬市老百姓自然是苦不堪言。

  至于徐达怎么会跟陈兴业有瓜葛,那就要从几年前老徐掏空家底兴建云麓街说起。

  云麓街地处市郊,地理位置并不优越,这也是当年老徐能够以一个相对便宜的价格拍得土地的原因。

  没想到经过几年的发展,地皮涨了。属于云麓街的地皮翻了四倍还多。

  简单来说,徐达要是狠狠心将云麓街卖了,下半辈子可以直接躺在床上,很舒服的过了。

  可老徐不让啊,非让他将云麓街经营的有声有色才行,还说是要继续往孙子辈传下去的。

  至于陈兴业,两年前就开始打地皮的主意,屡屡前来说服老徐,都吃了闭门羹。

  老徐拖家带口南下,留下徐达留守云麓街,陈兴业上门劝说的频率更勤了。

  挂断电话,徐达匆匆跟万依凌打了声招呼:“不好意思,我有急事,至于我们之间的事情,下次有机会我再跟你解释。”

  见人要走,想到自己今天在同学们面前丢尽了脸面,憋火的万依凌上前阻拦。

  “事情不说清楚之前,你就别想走!”

  坏就坏在打扫卫生的阿姨太勤快,近来天气又多雨潮湿,导致地面水渍久久未干。

  万依凌行动仓促间,两只脚齐齐打滑,朝后倒去。

  水泥地面,后脑着地的后果是很严重的。

  “危险!”

  徐达高声提醒的同时,伸手朝着万依凌的后腰扶过去。

  “呼,万幸,得救了。”

  幸亏他动作及时,臂力也还算过关,稳稳地托起万依凌后腰,避免她可怜的后脑勺遭殃。

  肢体接触发生后,尤其是感受到徐达结实的手臂,万依凌的脸渐渐红了。

  “咦,你的脸怎么了?”徐达还奇怪,好端端的,竟好像烧起来一样?“你着凉了?”

  噌,一股热气自万依凌头顶往外发散。

  见徐达的脸不断凑近,她就好像是个开水壶一样,莫名的情绪在心底翻腾。

  “我、我没事了。”不想出丑,尤其是不想在徐达面前出丑,万依凌赶紧平衡好身体,重新站定。“谢谢你帮了我。”

  也就在这时,徐达发现自己手上的厄运贴纸少了一张!

  “贴纸呢?”

  不好的预感驱使他朝万依凌后背看过去……

  果然,万依凌的校服上面,贴着一张厄运贴纸。上面的摩洛斯冲他露出一抹诡笑……

  大事不好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