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47章 吕布再世

  第三区域,是一个巨大的铁笼子,用来关押丧尸,虽然此时已经被逃出来的丧尸彻底推倒。

  而游客是站在笼外的,面前有传送带不断的传送各种各样的植物道具,游客可以使用这些道具打击丧尸,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。

  而身后就是自动售货机一样的付费区域,放着一车一车的西瓜,还有一些别的付费道具,当凭借传送带打不死这些丧尸的时候,有些游客就会不甘心的花点小钱,租用这些道具。

  不得不说,陈歌真是一个经营天才。

  尹果跑的最快,也顾不上付费不付费了,剑奴直接砍了上去,将付费区的锁全部砍坏,开启了私服模式。

  三十块一个的冰西瓜,三人一人扛了一个,向着追击而来的丧尸砸了过去。

  巨大的坚果抗到门口堵住路。

  潘大兴又从架子上取下一把售价30元的豌豆加特林,哒哒哒哒的发射着豌豆模型,打得丧尸们不断的向后退去。

  可见陈歌不仅是经营天才,还很会设计道具。

  各种付费道具齐上阵,三个人竟然差点忘记自己身处危机之中,玩的甚至有点小开心。

  尹果丢完西瓜丢包心菜,丢完包心菜,甚至扛起了一个巨型玉米模型,向丧尸堆里这么一丢,虽然没有爆炸视觉效果,但是天女散花一样成片倒下的丧尸,已经表明了倍儿棒得效果。

  “哈欠……看的妾身真是无聊透顶,哪有时间看你们过家家玩游戏……乖乖的死掉不好吗?起来吧,我的小可爱们。”嫉妒使徒打着哈欠,一句话再次将他们打入冰窖。

  好不容易被打趴下的丧尸,纷纷又站了起来,一脚踏碎了拦在路上的仙人掌,重新发起攻击。

  “就算我氪金了……居然还让我当孙子吗?”潘大兴低着头,显得非常的的愤怒。

  “玩的真是开心。”赵禽狝扔下了肩膀上的玉米榴弹发射器,却露出小虎牙,满脸嬉笑。

  “抱歉了……拖累了你们。”尹果低着头,重新抽出了剑奴。

  “别说傻话了,我才不会就这样等死,你还有灵力吧。”赵禽狝摘下来墨镜,双目灼灼的看向尹果。

  “灵力是有不少……你想干嘛。”尹果被她看的浑身直发毛,就像是那种想吃了自己的眼神。

  “你选一个吧,被丧尸吃,还是被我吃?”赵禽狝笑容邪邪的看着尹果,伸出粉红的舌头舔了舔小虎牙。

  “……我又不是大鸡腿,都不想被吃!!!”尹果疯狂摇头。

  “让我嗜血狂暴一下的话,说不定还能赌一把哟。”赵禽狝微笑道。

  尹果一咬牙,闭上眼睛把手伸了出去,被赵禽狝喝几口血,总比被这群丧尸啃的干干净净来的好。

  “阿呜……”赵禽狝张大了嘴巴正要咬下去,却被潘大兴伸手拦住了,皱了皱眉头:“老潘干嘛,你的血臭的,不要喝。”

  “我刚刚忽然想起来一招神打术,但是我没有灵力施展,现在我就传授给你。”潘大兴面容却异常的严肃,没有半点平时的不正经。

  “啊,这个时候……?”尹果指了指正在突破坚果防线的丧尸,虽然自己挺聪明的,但是也不至于临场学一门法术吧?

  “没错!”潘大兴郑重点头。

  “那我试试?这次请谁?”尹果微微迟疑之后,还是同意了。

  “天下至勇,飞将吕布!”潘大兴低声喝道。

  尹果面无表情的看着潘大兴:“潘师兄,这招你已经教过我了。”

  “什么时候?”潘大兴忽然皱着眉头。

  “打猫煞的时候!扫把沾屎,吕布再世!”尹果空着手挥了几下。

  “你们在讲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?到底能不能降!”赵禽狝急躁的催促道。

  “别废话了,现在听我讲!”潘大兴走到尹果的身后,双手用力摇晃着他的脑袋:“神打之术,通过特殊技法和咒文,将自己自我催眠,引来天地间的神念,然而神降之术更高一阶,必须获得死者生前重要遗物,以引导残魂执念降临,并且有足够力量将其慑服,获得其神力,如果实力不足强行神降,最后轻则精神崩溃变成傻子,重则被残魂夺舍。”

  “我曾偶然间获得方天画戟残体,引吕布残魂神降,其戾气已经被我消磨殆尽,只剩下一道执念,现在直接传授与你!!!”

  尹果的脑袋就像被丢进了漩涡里,不断的被潘大兴左右的晃着,脑子都快转成了浆糊了,双眼视界不断的模糊,仅仅靠着对他的信任,没有反抗。

  “你确定现场教学来得及?”赵禽狝看着越来越近的丧尸群有些质疑。

  “放心好了,变身读条的时候都是无敌的,这是战斗的规矩!”潘大兴给了一个肯定的眼神。

  “神打去法,符到符灵,万古传名,奉请飞将奉先附体!!!”

  忽然间,一道身影缓缓的浮现在尹果苍茫一片的视野之中,高大魁梧的身材远超了正常人,特别是那一双凶恶虎目,睥睨着一切,仿佛普天之下,没有一人值得他正视。

  是傲气!是霸气!是狂气!

  轰然,体内一股灵力爆发开来,潘大兴整个人都被弹飞了出去,尹果睁开了眼睛,虎目之中充满了霸道无比的怒气,本来就一米七的个子,更是拔到了两米开外,浑身肌肉充气一样的膨胀鼓了起来,却丝毫没有不和谐的感觉出现。

  “西方蛮夷野兽,也敢在我神州大地横行,还不给我……授首!!”尹果一声怒喝,一杆沾染着斑驳血迹的大戟已经从大地之中升起,大手一握,高高跃起,如同落雷一般坠入丧尸群中。

  方天画戟……斩!!!

  如同肃杀的秋风吹过,前一刻还是强大无法战胜的丧尸,此刻已经统统跪倒在地,如同四方来朝的使臣,只是项上都没有一颗人头。

  “卧槽!!!这是开挂了!!!”赵禽狝张大了嘴巴,半天没能合上。

  “痛快!痛快!!!哈哈哈哈……”战意膨胀到极致的吕布之魂,仿佛渴望已久这样的战斗,狂笑着左右挥舞着方天画戟,三星恶灵的怨气在这暴戾的杀意之下,如同风中的烛火,轻而易举的被扑灭。

  不过两分钟,丧尸群只剩下了遍地四分五裂的肢体,诉说着它们面对敌人的残暴。

  “不够杀!不够杀!还有谁!!!”吕布之魂控制下的尹果,猛然扭过头来,充斥着杀意的虎目落在了赵禽狝的身上。

  “卧槽!你看我干嘛……”赵禽狝被这凶恶眼神瞪了一下,浑身上下一个激灵,抱着二条汪,身体缩成了雨中瑟瑟发抖的小狗。

  “吾乃五原吕奉先,汝乃何人?!”尹果龙骧虎步的缓缓走了过去。

  “石家庄……赵禽狝?”赵禽狝试探着回道。

  “可敢与我一战!”

  “好他妈嚣张,要不是我灵力被抑制了,姑奶奶骑着你,让你叫爷爷!”赵禽狝再也忍不住了,恶狠狠的用着最霸道的语气,说着最怂的话:“不!!敢!!!”

  潘大兴连忙从后面跑过来,按着赵禽狝的脖子,两个人一同跪下:“忍一忍……忍一忍……他还没办法彻底掌控吕布之魂,等变回来了随你这么揍。”

  “好女人不吃眼前亏……我他妈忍。”赵禽狝紧紧咬着牙齿,垂下了头颅。

  “哼!此时此刻,战场上竟然没有一合之敌!!”尹果重重的一顿方天画戟,冷哼一声,又看向了赵禽狝喝问道:

  “我的貂蝉在哪里?”

  “你爱缠哪里缠哪里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