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20章 旧波未平新波起

作品:调教异世界|作者:你还来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11-22 15:51:43|下载:调教异世界TXT下载
  mhtwx.la

  “老王英雄一世,却走得如此突然,可怜我日盼夜盼想要见其一面,没想到圆梦时却是眼下的场景……”

  胡越新王立在王玄身后,垂着头,也不知是难过还是感动,一直沉默着。

  “如今色目人的前哨已被赶走,正是胡越大有可为之时,怎不叫人惋惜啊。”

  王玄还在自顾说着,好似根本就不在意新王的感受。

  “不知老王可有什么未了心愿?我与老王生前虽未蒙面,却也是忘年之神交,需要吉祥帮忙的地方,自当义不容辞。”

  王玄转身,问着与他一般高的新王科尔。

  科尔这时好似才回过神来,几欲张口,却还是没有开口,一副为难模样。

  这倒引起了王玄的好奇,“侄儿有话不妨直说,但凡能做到的自不会推诿。”

  一句‘侄儿’叫的众人面有不虞,却也发作不得。

  只是心中见着比自家新王还小几岁的吉祥王,如此这般充大,十分的违和,对吉祥不多的好感,已是淡了不少。

  科尔此时定睛看向王玄,最终才有些犹豫的道:“先父却有一事相托,只怕会引起吉祥陛下误会,所以……”

  所以什么就不用说了,肯定不是什么好话。

  王玄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便直言道:“但说无妨。”

  最终,科尔才道:“如今色目人已被友军赶出了胡越,我胡越上下欢欣鼓舞,只是先父丧期,见不得喜庆,还请陛下勿怪。”

  王玄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。

  “听闻友军伤亡不小,胡越上下无不心痛,但北地苦寒,医疗条件有限,不能给负伤的弟兄营造一个好的疗养环境,实在心中有愧。”

  见王玄仍耐心等着下文,科尔就继续道:“我们商议了下,决定赠予吉祥一万只羊,一千头牛,和一千张牛皮作为谢礼,感谢吉祥为胡越做的一切,我们将永世铭记。”

  说罢,好似自己也觉得礼太清了,有些尴尬的补充道:“胡越遭受色目人的入侵,草地肥美的东草原已被掠夺一空,眼下寒冬刚过,也实在拿不出更多牲口来感谢吉祥的无私帮助,还请,还请万勿见谅。”

  见谅?我见个鬼的谅啊!

  王玄心下就算了一番,顿时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。

  以时价统计,胡越新王说的这些,总价连十万都不到。

  吉祥投入了多少?

  只那阵亡的千余子弟,都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了,更何况无数的枪弹损耗?

  精神损失费不用算的吗,还有跑腿费呢,误工费呢?

  王玄是越想越气,就连一旁的张培玉也面露寒霜,这不把吉祥当要饭的吗?

  打量着科尔有些闪躲的眼,王玄倒是突然醒悟过来。

  一会是医疗条件不行,一会又是补偿牛羊的,感情要赶自己走啊。

  啧啧,王玄盯着他的双眼好一顿看,直看得科尔转向他处,才沉声道:“既然贤侄有此热心,吉祥就收下了,礼轻情意重吗。”

  听到这里,科尔看向他处的双眼,猛地回归到了正前方,正对上王玄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。

  “经过一个寒冬的磨练,相信吉祥军人已适应了胡越的气候,吃些苦受些累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之事,无需自责。既然色目人的先锋已被赶走,我们也便可功成身退,老王下葬后,我们便启程回国。”

  此时的科尔已是瞪大了满是不可思议的双眼,也顾不得失礼,就这么惊讶的望着王玄。

  周遭的王公大臣们,表现也好不到哪去,皆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。

  难道吉祥人对胡越本就没什么想法?

  又或者,是吉祥人以退为进的伎俩?

  尽管各人闻言后的表现不同,想法不一,但有一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心底都暗舒了口气。

  在科尔看来,吉祥人这么爽快就答应退出胡越,省了他不少的心思,也能为政权的稳固加把火,至于原因为何,现在还重要吗?

  而对于那帮王公大臣们来说,赶走了色目人,自己又将是这片大陆的主人,哪里还需要投靠吉祥,去做那寄人篱下,连穿衣吃饭都要看人脸色的下等之人?

  尽管张培玉等一众在场将领不明陛下其意,也在稍微错愕后就恢复如常,倒叫胡越人暗赞之余,心中又忐忑起来。

  显然,吉祥的这个决定乃是临时起意,否则一众军官将领不会是如此表现。

  若此事发生在别人身上,也许胡越人不会如此急切的想要寻根究底,走了就好,别的都不重要。

  但发生在大神光环加身的吉祥王身上就非同一般了,他总不会开个玩笑逗大家一乐的吧,那么就必有所图。

  可惜,众人就算是绞尽脑汁,想白了发,也猜不到图的究竟是什么。

  胡越新王担心夜长梦多,便在西周代表、大夏代表,和吉祥王的共同见证下,隔天就将老王下地了。

  葬礼并不隆重,在王玄等人看来甚至有点寒酸,不过这也是人家的传统,尽到心意即可。

  既然老王都已下葬了,王玄自是不能食言,于是打包行李,开始登船回国。

  那一万只羊,一千头牛也陆续装船,又雇了些大夏的商船协助后,分批运回国内。

  这次王玄走的是星耀河。

  王玉担心赵晟睿会对王玄不利,王玄却道就怕他不动手。

  至于为什么,却是没有明说,王玉等人也没有再问,只做好防御工作,临机应变。

  五月六日,舰队驶入大夏境内。

  这次仍是未通报大夏,直接过境。

  体积较大的二型战舰,在王玄离开星峰城后,便南下返航,回国拱卫湾区。

  夏州城,王宫。

  “吉祥人入境了,那位和军方高层几乎都在。”

  当高进说出这句话时,赵晟睿已能从他狂热的脸上,读出了‘孤注一掷’这四个字。

  “吉祥挟大胜色目之威回国,若我们只因对方强行过境就发动袭击,不妥吧。”

  高进神色突变,甚至有些咬牙切齿说道:“史书是由胜利者书写的,失败者没有抱怨的机会,只要我们将其一网打尽,吉祥,就将彻底的沦为大夏一个州。有了吉祥研究院的研究成果,胡越算什么?哪怕再加个色目人又算什么?”

  疯了,高进疯了。

  赵晟睿心动吗?

  当然心动了,他此时从未感到‘万古一帝’离他这么近过。

  他心中已经虚弱了的欲望之火,在高进言语的引诱下,像是突然浇了油一般,‘蹭’地窜起老高,直把他的脑袋都要融化了。

  “还等什么?等吉祥人彻底掌控了南大陆,等吉祥人再造出庞大无匹的舰队,等吉祥人再把色目人打服,等他们再次南北夹击我们吗?”

  一声高过一声,一问强过一问,高进爆发了。

  十年了,他已不再年轻,没有下个十年供他蛰伏,供他挥霍,他急了。

  赵晟睿在此时的他身上,见到了曾经为了稳固王位时的自己,无所不用其极,极为疯狂。

  不过,他喜欢。

  “那就干?”

  “当然干!”

  有了决定,剩下的事就好做了。

  君臣二人,并几位军中将领,只两日时间,就拟定出了作战方案。

  方案拟定的当晚,赵晟睿便喝的醉醺醺的,夜‘闯’月妃所居住的月宫。

  侍卫驱逐了宫内一众服侍的下人护卫,便由得大夏王进去胡作非为。

  听说殿外当值的护卫,隐约听到月妃怒斥陛下,说什么‘不怕吉祥王报复’的话来。

  又闻陛下大笑了好久,说了些类似‘等他活着回到吉祥再说’之类的话。

  随后就是衣服的撕扯声,和二人的扭打声,最后一切归于平静。

  第二日一大早,大夏王就神采飞扬的出了门,只不过身上的衣裳却是皱得不成样子,好几处都已撕裂了。

  月妃当日并未出殿,只是换了常使唤的丫头送了些衣物进去,半晌后,丫头才慌张出了宫,声称为月妃采买指定的私人物品。

  五月十一,天有些阴,王玄便与众将在作战室内推演胡越的局势。

  “从先前的情报分析,色目人的援军怕是已经抵达了,只是不知是否登陆。”

  “陛下,若是胡越人再来求援,我们该如何打算?”张培玉早不爽科尔那个吝啬鬼了,出声问道。

  众将官也是好奇的等待着答案。

  王玄收回了视线,环顾一周,随后问道:“色目人的先锋不弱吧?”

  “不弱,我们损失了一千多弟兄,我这心里现在还堵的慌。”王玉是真的堵,这毕竟是他真正意义上的首战。

  “还好是在星耀大陆,他们客场作战,不然,我军的损氏将更大。”张培玉也附和着。

  王玄点了点头,“只前锋就百余艘战舰,万余陆军,这援军怕要翻几番吧,我们就姑且称之为中军吧。”

  按照星南道那帮色目人的惯例,前锋是中军的一成,甚至更少,所以王玄才会如此估算。

  “若是如此,这波色目人怕不得有十万之众,战船千艘?”施兴昌戴着白色兽皮帽,顿时惊的张大了嘴巴。

  荣耀团这次的损失比钢铁团多,所以他更恨色目人,希望能来的多些,他才能多杀些给弟兄们报仇。

  可一算,过了十万,他哪还淡定得了。

  “怕是有十万,咱们还没把握与十万色目人抗争,总不能拼死累活的举全国之力,就为了换几头牛羊吧。”王玉的这句话,引起了大家的共鸣。

  再联想胡越人当初的龌龊嘴脸,虽然自己目的也不单纯,可气就是不打一处来。

  王玄看大家的反应,就猜到了结果,于是不负众望道:“可一不可再,我当初之所以那么爽快的答应退出胡越,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。色目人上次是没摸清这边的状况,吃了亏,这次再来,怕就不那么好对付了。”

  众人深以为然。

  胡越不是担心吉祥人赖着不走吗,咱们还就这么干脆的走了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

  可吉祥人前脚刚走,色目人就来了,要吉祥再次出兵相救?

  玩儿呢?

  需要时呼之即来,用完后,随便给点东西就挥之而去,天下间可没这般好事。

  吉祥不是救世主。

  这次出兵一半是义务,一半是想捞点好处。

  结果却竟义务尽了,只捞到一手的毛,亏大了。

  摸清了胡越人的尿性,吉祥哪里还愿再次吃亏,做你胡越人的春秋大梦去吧。

  自打王月和王玄合办了烟花厂后,两地就都设了办事处,方便消息传递交流。

  那位出宫了的侍女,一路兜兜转转,期间换了两身衣裳,用掉三名替身,才最终来到夏州城西门外的一处四合院内。

  “站住,你是何人,可知此处是何地?”院内小厮见一中年妇人闯入,一个跨步,上前厉声问道。

  中年妇人开了口,却是极为好听的少女声:“快带我去见张管事,娘娘有话要交代。”

  小厮熟悉这声音,便松开了握刀的手,诧异道:“殷桃姐?怎地如此慌张,又这般打扮,莫不是有人追来?”

  说完,还不放心的往外瞧了瞧。

  “别废话,快带我去,事关吉祥王的生死……”

  小厮听得‘吉祥王’三字,还带着‘生死’,魂都要吓没了,拉起殷桃的手就直奔后院而去。

  半盏茶的时间后,园内便有人从不同的角落向外遁去,转眼就消失在了视线中。

  那名叫做殷桃的侍女,却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  吉祥驻大夏办事处,当初只有两处院落,一处办事,一处储物。

  如今已有四处院落,还经营着一处酒楼,一处茶肆。

  当一名乞丐踉跄的闯进了仓库后门后,平日不见踪影的杂役小厮们,便以各种名目相继四散而去。

  五月十三,王玄的舰队已至王都实力范围。

  照例,要停船采买些新鲜蔬菜,补充淡水。

  同时蝰蛇要到附件的据点接收情报,并传达最新指令。

  当晚蝰蛇回来时,已满身是血,还少了只胳膊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王玄大惊,能让蝰蛇如此的,也就只有王都卫队了。

  “回陛下,烟花联络处用暗号传来消息,大夏王说要让陛下回不到吉祥,联络处,联络处已没了活口,尽管对方掩饰的很好,可还是露出了马脚,管事留下了暗号……”

  王玄心中的担忧瞬间消失不见了,取得代之的则是离奇的愤怒。

  自己想引诱赵晟睿犯错不假,可若真的来打自己的注意,他是要生气的,更何况还牵扯到了与王月的联络点。

  联络点,王月,糟了!

  “可知赵晟睿要害我的消息,传自何处?”王玄真急了。

  “宫……宫里!”说完这句后,那名蝰蛇干脆晕了过去,王玉急忙命人抬下去用心医治,随即下令召回人员,准备起航。

  “告诉炮长,任何敢拦在前方,不让开通道的船只尽皆击沉。”

  “是!”传令兵领命而去。

  “陛下,月妃非一般人,想必有自保的手段,眼下要紧之事是要尽快赶回吉祥。”

  安排好一应事宜,王玉回来劝着王玄。

  他虽不知二公主与陛下间生了何嫌隙,但陛下是个重情义之人,二公主这次又冒死相救,陛下又岂能置对方生死于不顾呢?

  可虽如此,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回到吉祥。

  等到了吉祥,任凭他赵晟睿再多的手段,也能从容应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