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331:没有穆家人的血

作品:穆爷又在给自己挖坑|作者:水云行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20-09-25 07:29:02|下载:穆爷又在给自己挖坑TXT下载
  “谨言,你说冯岚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为了帮苏舒彤从我手中把你抢走?还是要对付穆家?”唐初若真的很想知道冯岚的目的,不知道敌人的目的,心里真的很没底。

  “苏舒彤应该没有这么大的面子,虽然她养了苏舒彤二十多年,但她心里唯一在乎的只有她自己,她不会为了苏舒彤特意回来,更不会为了苏舒彤从五年前就布这么大的一个局拆散我们,我想她的目的还是穆家。

  两天后就是爸的八十二岁生辰,或许她这次回来会去穆家闹。”

  “爸不是说今年的生日不大办,只一家人简单的过一下吗?冯岚就是去了,都是穆家的人,她也捞不到什么好处,不会上门自取其辱吧!毕竟她只是——”小三这样的话,在他这个儿子面前,她不好说出口。

  穆谨言淡淡一笑道:“如果她是个要脸的人,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待在国外安享晚年,冯岚不是一个能安分的人,不弄点事出来,感觉她就没法过日子。

  当年她已经跑去穆家闹了一次,伤了萧逸的双腿和自己的双腿,好在萧逸的双腿好了,否则我会内疚一辈子,而她自己的双腿到现在还不能长时间站立,是她罪有应得。

  如果这次她再跑去穆家惹事,我定会将她的所作所为全部交给警方,让她的晚年在监狱里度过,只有这样,她才能消停。”

  “谨言。”唐初若握住他的手,身为儿子,如果真的将自己的亲生母亲送进监狱,他的心里肯定会非常的自责和难过,否则当年萧逸被冯岚伤的那么重,老夫人都没将冯岚怎样,就是怕他难过,老夫人对他这个儿子真的很在意,而身为生母的冯岚,却丝毫不顾及他的感受。

  他说出这些话,也是被冯岚逼的实在没办法了。

  冯岚真的太让人头痛了。

  “不必担心,就算这次把她送进监狱,我也不会有丝毫愧疚和自责,这是她自找的,她伤害了太多人,罪有应得。”穆谨言语气平静道。除了自己身上留着冯岚的血之外,他对冯岚真的没有任何的亲情,即便之前还能顾念一下母子之情,在得知她当年拆散自己和小若,让人撞他和小瑜坐的车,这点母子之情也已经被消耗光了,穆家才是他的家,他的亲人,他不允许她再伤害任何自己在乎的人。

  *

  转眼便到了老爷子的生日。

  大家今天都早早的来到穆家为老爷子过生日。

  傍晚时分,穆家人便都聚齐了,大家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。

  虽然因为唐玉姚腹中的孩子没了,二老伤心了几日,但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,事情已经这样了,慢慢的也就释怀了。

  唐玉姚已经出院回家了,但却回了唐家,这一次唐老夫人和唐景昊还算通情达理,没有再责怪唐玉姚,而是心疼她的遭遇,同意了她和穆肖宇离婚的事,已于昨日将婚离了。

  既然二人无缘,分开了也好,省得在一起彼此都痛苦。

  穆家肯同意他们离婚,唐家还是很感激的,以穆家的势力,如果他们不同意,这个婚还真不好离。

  虽然赵桂兰和穆肖宇母子二人做事差劲,好在穆家是老爷子和老夫人做主,虽然离婚了,也没亏待唐家,给了唐玉姚一笔丰厚的离婚费,也给了唐家几个大单子,唐家对穆家的做法很满意,这件事也算是圆满的解决了。

  看到小孙子,老爷子和老夫人的心情立刻好起来,逗着小孙子玩,笑声从外面院子里就能听到。

  “爷爷,等我结婚了,我一定每年都带着自己的老婆来给爷爷奶奶过生日。”穆小瑜奶声奶气道。

  此话一出,把大家都逗乐了,更是把老爷子老夫人逗得哈哈大笑。

  “哎呀!真希望能看到那一天,只可惜爷爷奶奶年纪大了,只怕活不到那一天了。”老夫人感慨道,这么好的小孙子,真的很想看着他长大,看着他结婚生子。

  老爷子忍不住看向小儿子埋怨道:“臭小子,你们要是早点结婚,孩子在大几岁,或许我们真的能看到小瑜说的那一天。”

  穆谨言无奈的笑了:“我和小若结婚还不够早吗?小若生孩子还不够早?再早她还是未成年呢!别不知足。”

  大家偷偷的笑了。

  唐初若却羞的低下头。

  小瑜赶忙帮妈咪解围:“爷爷奶奶再活三十年肯定没问题,我看新闻上说,有人都活到一百二十岁呢!爷爷奶奶肯定也能活这么大。”

  “哎呦!我的小乖孙,这张小嘴真是抹了蜜,太甜了。”二老被小瑜逗得开心不已。

  “冯女士,你不能进去,不能进去。”管家和佣人的声音传来,大家看过去,只见苏舒彤推着冯岚走了进来,身后还带着十几个保镖。

  穆宅的保镖接到了有人硬闯的消息,立刻赶了过来,将冯岚一行人围住。

  管家自责道:“老爷子,老夫人,冯女士硬闯进来,我们没能拦住。

  保镖刚要上前赶人,冯岚开口道:“你们放心,我今天过来不是来闹事的,只是来告诉你们一个真相。”

  老夫人开口道:“你们先退到一边。”

  “是!”保镖和佣人立刻退到门外。

  冯岚也对身后的保镖说道:“你们也在外面等着。”

  苏舒彤推着冯岚进了客厅。

  看到冯岚,大家的心情瞬间就不好了,纷纷用嫌弃冰冷的眼神看着她。

  冯岚却没事人般,心情不错的勾着笑,看向穆谨言说:“我的好儿子,快到妈身边来。”

  穆谨言没有动,而是冷声道:“你来做什么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  冯岚笑了:“我的儿,你在穆家这么多年,真的被穆家的人收买了心,真的把他们当亲人了?只可惜你没有这么好的命,他们是觉得你身上留有穆家人人的血,才承认你的,如果你身上没有穆家人的血,他们谁还会承认你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穆谨言不解冯岚为何突然说这话。

  众人都看着冯岚,不知她今天过来又要惹出什么事,每个人都提防着她,提高警惕看着她。

  冯岚叹口气道:“这件事我隐瞒了三十多年,今天也该说出来了,否则自己良心不安啊!”

  “良心,你有良心吗?如果你有良心,就不该再出现在穆家人面前。”穆威气愤道,想到儿子萧逸当初因为他双腿被废,差点就一辈子坐在轮椅上,他便对冯岚恨之入骨。

  冯岚笑道:“我也不想出现在你们面前,谁让我和你们穆家这么有缘分呢!你们替我养了二十多年儿子,把他培养的这么优秀,我若是不亲自上门说声谢谢,心里着实过意不去。”

  老夫人沉声开口:“谨言是穆家的孩子,我们养他是应该的,你无需与我们说谢谢,他是个很刻苦的孩子,他能有今天的成就,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,我们替他高兴,你身为母亲,也应该替他高兴。”

  冯岚赞同的点点头:“身为母亲,我自然为他高兴,但接下来你们未必为他高兴。因为他身上根本就没有你们穆家人的血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穆老爷子震惊的瞪向冯岚。

  冯岚笑道:“你终于肯正眼看我了,当年我那么爱你,为了能和你在一起,用尽了一切手段,可你眼里心里却只有这个老太婆,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我。”

  “你不配。”老爷子怒声道。

  老夫人叹口气道:“都是我的错,当初我就不该让你进穆氏集团,不该让你做我的助理,我好心收留你,栽培你,结果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。”

  想起往事,老夫人心中有无限感慨。

  年轻的时候,老夫人和老爷子一同创业,一手建立了穆氏集团,短短几年的时间,穆氏集团便在他们手中越来越强大。

  认识冯岚的时候,穆家已经是京都数一数二的豪门了。

  其实冯岚比她小了将近二十岁。

  认识她是在一家医院。

  当时冯岚的家人在车祸中丧生,仅剩下她一人生还,当时她因为不舒服在医院住院,听说了此事,便去看望了她,觉得她是个很聪明懂事的女孩子,便想帮帮她,得知她已经没了家人,没有家了,她好心收留她,给她租了房子,并且让她去穆氏集团工作。

  当时她刚大学毕业,按照她的学历是没有资格进穆氏集团的,可有她这个副总在,破格让她进了穆氏集团做了自己的助理,悉心的栽培她。

  十年的培养,冯岚很努力,没有让她失望,成了她身边的得力助手。

  只是她没想到,这十年,也给自己养了一个一生的隐患。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竟喜欢上了自己的老公,总是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对振南讨好献媚。

  有几次振南都与自己说,冯岚主动接近他。

  当时她还替冯岚说话,说她就是好学,想跟着你多学点本事,还让自己的老公多教教她。

  结果在那年的公司年会上,自己因为出国谈生意未能赶回来,当时她说自己的一个朋友出了事,所以未带她一起出国,那晚她去参加了公司的年会,而振南那晚喝的有点多,于是她便把振南扶到了酒店,趁着振南喝醉,误把她当成了自己。

  等自己出国回来后,振南将这件事告诉了自己,当时自己真的很心痛,除了自己的丈夫碰了别的女人让她心痛,还有她的背叛,自己那么信任她,她却时刻想着勾引自己的丈夫。

  那件事出了之后,她虽然气自己的老公,可在他的苦苦哀求道歉下,自己最终还是原谅了他。

  但冯岚的背叛是自己无法原谅的,给了她一笔钱,让她离开了。

  两个月后,她又来到了穆家,说她怀孕了,当时自己也怀孕了,振南的意思是让她把孩子打掉,可她不愿意,哀求自己,希望同意她生下孩子。

  毕竟是一条生命,当时自己心软了,便同意了,让人给她安排了别墅,还有佣人伺候,但振南要求她,孩子生下来之后,不准留在国内,立刻出国。

  当时她同意了,可后来她不见了,或许是怕他们抢走孩子,所以在快生产时离开了。

  当时振南的心思都在自己身上,也没有心情去管她,反正她带着一个佣人走的,应该不会有事,而且她手里还有一大笔钱,够他们母子衣食无忧一辈子的了。

  可不幸的是,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就体弱多病,在五岁那年离开了,当时自己伤心不已。

  这个时候冯岚又出现了,说她一个人带孩子太吃力,怕教育不好孩子,希望孩子能回到他们身边。

  当时看到谨言,她以为自己会恨会讨厌,可看到他,自己不但没有怨恨,反而很喜欢,感觉自己的儿子又回来了。

  所以她同意了把谨言接回穆家抚养,但以自己儿子的身份待在穆家。

  冯岚同意了,或许是怕他们不相信谨言是穆家的孩子,冯岚还特意从谨言头上拔下一根头发给他们做亲子鉴定。

  振南和谨言做了亲子鉴定,谨言是他的儿子,顺利的回到了穆家。

  振南要求冯岚以后不准再私自来看望儿子,如果想见儿子,必须他来安排,并且她不能再留在京都。

  冯岚都答应了,他们以为冯岚的妥协都是为了谨言,毕竟谨言是她的儿子,让谨言待在穆家,肯定比待在她身边更有前途,所以即便忍受不能经常见到儿子的苛刻要求,她也同意了。

  后来慢慢的取得谨言的信任后她才知道,其实冯岚对他这个亲生儿子并不好,不是打就是骂,还经常不给他饭吃,把他关进潮湿阴暗可怕的小黑屋。

  或许是因为冯岚在这段感情里爱而不得,所以才把不甘都发泄到了孩子身上。

  而她更加的疼爱谨言,用自己的真心对待赢得了他的心,他们就像亲生母子一样。

  她经常在感慨,谨言就是上天赐给她的孩子,在最痛苦时出现在自己面前,让自己从失子之痛中走出来。

  只是今天冯岚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?她又有什么阴谋?谨言怎会与穆家没有血缘关系呢?

  当初他在谨言身上做了什么?她用十年的时间去抢自己的老公,难道又要用二十六年的时间布下一个谨言不是穆家孩子的阴谋吗?

  冯岚得意的看着老爷子和老夫人道:“当初的那份亲子鉴定让你们相信了谨言是你的私生子,你可知,那根头发是假的,我早就买通了你们穆宅的一个佣人,让她帮我偷偷从你们那死去的儿子头上拔几根头发,目的就是为了那份亲子鉴定,只有这样,你们才会让谨言进穆家,才能给他好的教育,所以我说这些年谢谢你们对我儿子的培养。”

  老爷子和老夫人听到这话不敢相信。

  “这不可能。”老夫人不愿相信。

  老爷子更是被打击的说不出话来,好像五雷轰顶,他最看好的儿子,居然不是他的儿子。

  他把穆氏集团交到了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手中,这怎么可能?

  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,居然不是自己的儿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