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692章 深不可测的川西王(1更)

作品:九重华锦|作者:莫西凡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9-22 08:49:32|下载:九重华锦TXT下载
  烟雨阁谈笑之间已定乾坤。

  虽然霍家的选择是建立在易九兮粮到和谋成的基础上,可结果却还是向着易九兮预铺的轨迹发展的。

  “王爷,那这出戏…何时开锣?”

  霍振德问的直接,因为一切时间都得配合粮食到的时间来。

  “兵贵神速,霍老将军需要多长时间准备?”这出戏,霍家总的商量一下,还的一番筹谋。

  不过,他不会给太多时间,因为他的准备‘逃亡了’,那赵元初再无能,两三天之后,总该知道他在幽州了吧。

  这也是霍振德给的一道考题,他要是没这本事躲过朝廷的追击,恐怕他也不会轻易将霍家兵马带到川西。

  他要人,人家也得择主啊,能理解。

  霍振德是带兵之人,易九兮能给多久的时间,他心里有个大概,沉默了片刻回道:“三天之后依王爷之计行事,如何?”

  三天...霍振德也想看看,这川西王有多大的本事,能躲过朝廷的层层围攻。

  从幽州到川西,可是一段不短的归程。

  不过...他敢约人到烟雨阁,敢考验川西王,自然也不怕朝廷知道霍家与川西王见过,所以,霍家一样承担了危险,算是公平吧。

  其实这么做,他也是无奈。

  到现在,他对这川西王已是十分满意的,可他不能依着个人之见,就轻率决定霍家的未来。

  身为霍家家主,必须慎之又慎,只能对不住王爷了,若是霍家真的奔赴了川西,那将来,霍家也必会忠于川西,只是此一时彼时。

  “三天,差不多,那三天之后,本王的粮必到。”

  三天?顾老将军不动声色扬了扬眉,果然一切都在王爷的算计之中啊,连时间都是一天不差。

  顾老将军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。

  这幽州,如何逃得出王爷的手掌心,这霍家的一番算计布置,不过都在王爷的就算之内罢了,或者说是王爷允许的。

  能遇到这样的主子,又何尝不是霍家之幸。

  “如此,老夫先替幽州百姓谢过王爷了。”不管这次霍家计策是否成功,霍家都欠了川西王一个天大的人情,霍家不能坐以待毙,这一步就必须的迈出去啊。

  易九兮笑着受了,酒也差不多了,花也赏了,霍家还有下一批客人要到了,他就不打扰了。

  “老将军恐怕还的待客,本王就先行一步了。”人已经到烟雨阁附近了,这个赵元初可是比之前那位去川西的赵元初强多了。

  应该就是秘宫人说的那个潜龙在渊六层之上的人,之前一直在暗处,由影子赵元初走在明年替他遮风挡雨,现在影子出事了,本尊就浮出水面了。

  他亲自到幽州来,也看出易雍明动幽州的决心。

  得不到宁毁!

  果然…比父皇狠太多了,父皇一手栽培的接班人,手段心机都不缺,唯独忘了治国之才需德才兼备,而这句话用在一国之君身上,绝不能是一句空话。

  “客人?”霍振德反应过来朝烟雨阁外看了一眼。

  霍横之也有些诧异,他还没收到信,王爷如何知道有人到烟雨阁?

  “本王先行告辞了,多谢霍老将军盛情款待,花好,酒更好!”

  易九兮起身向对方告辞,再晚恐怕就撞上了。

  “若是王爷不嫌弃,老夫想请王爷留宿府上!”

  霍振德知道,和川西王见面和留宿家中,对霍家来说,性质就不一样了。

  显然是一时意起的绝对,所以在场的霍家人面色都变了变。

  “老将军盛情,本不该拒,只是本王到幽州已经逗留了数日,家中还有贵客上门,本王的赶回去迎一迎,正好跟老将军道别一道,老将军只管依计行事,三天后,自会有人运来粮食,老将军无需担心!”

  他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,剩下的就要看霍家自己了,他在川西等着霍家军大驾光临。

  而这幽州…迟早也会纳入川西版图。

  或许…这次回去就该商量商量,川西毕竟只是一个地名,该有一个番号了。

  “王爷这就返回川西?不知…什么贵客惊动王爷急回相迎?”

  川西的贵客,能川西王如此看重的,会是何人?

  霍振德是精明人,七窍玲珑的心思,听话听音,既然王爷有意透露,他便洗耳恭听。

  “云老侯爷和二十万云家军,此时应该在西北境内,准备攻猕猴城了,或许本王回去就能听到好消息!”

  易九兮笑了笑,云家是丢给霍家的最后一张底牌。

  所有的子,都得用在最恰当的时候。

  果然,霍振德脸上惊讶都忘了掩饰,“云家?漠北云家?在川西?”

  嘴巴张的都能吞下一个鸡蛋了!

  霍横之看了自家老父一眼,一脸不敢相信,云家!消失的云家,丢了漠北的云家此刻竟然在川西,二十万兵马?怎么过去的?

  这么多人,朝廷不可能不知道的!

  他们是怎么瞒过朝廷的眼睛到了川西的?还有,这意思,云家千里迢迢遁走漠北是为了追随川西王,猕猴城,刚才王爷有提到猕猴城,莫非川西还想占据猕猴城?

  这个地方,自三国开始发生摩擦,他们就注意到了,这里将来必是一个重要的争夺点,没想到…三国尚未动,川西先动了。

  “没错,正是漠北云家,若是老将军有机会到川西,就能和老侯爷好好喝一杯了,老将军,本王先行告辞!”

  说不定,老侯爷已经在路上了,依着他对霜语的了解,怕是会请老侯爷过来。

  易九兮眸光动了动,余光扫了一眼四周,该走了,否则来不及了。

  话点到为止,多了就过了。

  “既如此,就不留王爷了,王爷请!”

  老将军这会终于收到了消息,也不再问了,他也需要是时间冷静一下,整理下思绪。

  易九兮点了点头,顾老将军也起身告辞。

  两人离开烟雨阁,霍振德陷入沉思,一言不发直到赵元初出现。

  “老将军好兴致!这霍家的菊花远近驰名,果然好看!”

  赵元初在几个属下的簇拥下急匆匆而来,到了以后四周打量了一眼,没有任何发现。

  这烟雨阁被他的人团团围住了,就不信找不到人!

  “赵统领,有失远迎!没想到赵统领也是惜花之人啊!”

  霍振德也不知道易九兮是如何避开赵元初得耳目的,但应该是没发现。

  否则哪是这动静?

  赵元初收回目光,对上霍振德笑的一脸虚伪,惜花之人?这赵振德倒是镇定,莫非自己小题大做?

  “霍老将军,赵某不请自来,还望老将军不要见怪!”

  “岂敢怪罪,而今霍家可不敢有半个不是,朝廷封禁幽州,不知赵统领可能给个理由?”

  霍振德本来做做样子也要上门一问,既然人家送上门那就省的再跑一趟,脸色和语气也不像从前那么友善了。

  没有当即撕破脸,便是有修养了。

  “老将军切勿动气,皇上下令,臣等哪敢揣测君心,不过依着下官个人所想,应是…皇上一时之气…毕竟下令幽州动兵已不是这一次的事了,三番两次…别说皇上,就是泥菩萨也有几分气性了,老将军您说是不?”

  赵元初一边说,一边偷偷打量,上前几步,目光落在空席上,等着霍振德搪塞自己。

  霍振德却是低头一笑,从怀里拿出易九兮送来的兵符。

  “皇上当真是误会霍家军了,老朽也是为难,军中凭兵符调兵自古如此,皇上驾到,老夫莫敢不从,只是朝中几次送来的调兵令都不见我霍家兵符,正巧赵统领来了,老夫便问问,我霍家是听命朝廷派来的调令还是…听兵符持有者的调令?”

  霍振德摊开手,亮出兵符,皮笑肉不笑的望着霍振德!

  被反将一军,赵元初一时无语!

  看着霍振德手中的兵符,忍不住心里暗叹,皇上果然料对了,长公主给的兵符果然有问题,可就算长公主给的是真的霍家就能听?不过是借口吧了,早就生了反骨。

  兵符?长公主究竟将兵符给了谁?

  “老将军刚才在待客啊,看来刚走没多久,真是不凑巧,早就听闻,霍家的烟雨阁只招待贵客,不知什么样的贵客有此荣幸?”

  应该就是兵符持有者吧?如此更不能让他离开幽州了。

  “霍家贵客,恕老夫不便告知,赵统领若是来赏菊,便让我儿陪统领赏花,老夫年岁已高,在这坐久了有些头昏眼花,就不奉陪了。”

  赵元初脸上终于挂不住了,脸色大变,好个霍振德!

  “老将军,赵某就不打扰了,实不相瞒,老将军手中兵符,是当初长公主府上遗失的,皇上一直在派人寻找,不知老将军刚才的客人现在何处?”

  赵元初这反应也快,这脱口而出的话也是有模有样。

  有人盗兵符?

  这赵元初当真有意思,兵符盗了一般人拿着有用?霍家又不是傻子,不是一般人会去盗兵符?

  “赵统领,老夫刚才说了,不便多说!这位客人已经辞行了,霍家也不能凭你一面之词,就相信兵符是被盗取吧?赵统领老夫身体不适,就不做赔了,告辞!”

  封禁幽州,还想要他有好脸色不成?

  老将军丢下咬牙切齿却依然强忍着的赵元初直接离开,霍横之带笑上前请人赏花,赵元初再绷不住直接甩手而去。

  离去前留下一句,直隶所要抓拿盗兵符的反贼,希望霍家不要横加阻拦。

  霍横之十分配合,连说请便,弄的赵元初有气无处撒,只能憋着。

  “爹,川西王恐怕呆不住了,刚才他是怎么避开赵元初得眼线的?爹,这川西王不简单啊,您说…那兵符不会真是偷的吧?”

  赵元初一走,霍横之连忙到霍振德跟前汇报,书房里几位太爷和几位爷都在了。

  “盗兵符?哼,先皇是小公主长姐如母一手带大的,连他都没能从长公主手里拿到兵符,谁能盗走?这川西王岂止是不简单!老夫都小瞧他了,长江后浪推前浪啊,老夫属实想不通,先皇为何会做出这样的选择,不过皇家的事,弯弯绕绕太多,谁也评说不清,罢了,既然已经到这份上,大家就合计合计吧!”

  霍振德双手落在腿上,已是下了最后决定了。

  “爹,那儿子先去应付一下直隶所的人。”

  霍横之知道,霍家要大动了。

  那就得去把其他问题解决了。这赵元初就算抓不到人,也会把霍家乘机翻查一边。

  幽州也有直隶所,而且这次赵元初来之前就调动了周围所有直隶所的人赶到幽州,还有兵马在手,赵元初的确是能把霍家折腾一番的。

  赵元初更想从霍家找出那个给霍家送兵符来的人,如此就能拿捏着霍家。

  可惜,霍家大门大开,任他翻找,什么也找不到,城里我寻了个遍,一个可疑的都找不到。

  “究竟是谁?”

  赵元初心里琢磨着,这个人估计是刚得到兵符不久,要不早就来了…

  长公主最后见的人是梅之千,而梅之千最后消失的方向离川西不远!

  川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