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691章较劲(2更)

作品:九重华锦|作者:莫西凡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9-20 07:20:27|下载:九重华锦TXT下载
  “甚好!人比花娇,剑舞的无可挑剔!”

  霍老将军准备的剑舞,的确不错,易九兮一脸欣赏的品评。

  一旁顾老将军差点被酒噎到。

  “哈哈哈,你们还不少来谢谢王爷的一番夸奖?”霍振德手一挥,让两位刚刚舞完的女子上来见礼,可说话间却显得分外随意。

  这态度,可不是对一半舞女的态度。

  两女子竟也不怯场,落落大方上前,朝着易九兮行礼:“小女子谢王爷谬赞!”

  易九兮笑眯眯放下酒杯,扭头看向霍振德:“久闻幽州双姝之美名,今日得赏双姝剑舞,真是一大幸事,霍老将军有这样两位孙女,也是福气。”

  霍振德一听,愣了下,随即哈哈一笑,指着前年两个女子道:“没想到王爷还听过这两个丫头,还能一猜就中!让王爷见笑了。”说完又冲着两个姑娘摆了摆手,示意她们退下。

  两个孙女也是十分听祖父的话,行了礼立刻就退了下去,没的好奇回头的小家子气。

  一般女子见着易九兮这张脸,可是少有不想多看两眼的。

  竟然是霍振德的孙女!顾老将军属实没想到。

  “王爷,这菊花酒可别贪杯哟!入口虽淡,但是后劲实足。”

  见易九兮自顾自又饮了一杯,老将军开口劝了一句,这一半主人家都是劝喝的,还真少见劝停杯的。

  易九兮眯眼抿下口中酒,笑了笑放下酒杯,像是听进去了。

  “霍家的菊花酒果然一绝,不知道以后是否有机会再喝到,所以忍不住多喝了几杯,让老将军笑话了。”易九兮大大方方又带有几分无奈的回话,让在场的人表情都有些微妙变化。

  这一句涵盖的信息可就有些多了。

  霍家的菊花酒外头是买不到的,川西王还想再喝到霍家的菊花酒,意味着除了这次宴请,还有后续?

  但也有另一层意思,幽州封禁,霍家会不会在这场封禁中就此凋零?或者向朝廷妥协,如此便不是一条道上的行路人,自然也就没有机会一起喝这菊花酒。

  轻描淡写的一句,瞬间切入这场宴会的主题。

  人家说酒,霍老将军自然也就用酒回了。

  “王爷想喝菊花酒,只管跟老夫说一声就是,霍家别的没有,酒还是能让王爷喝个尽兴的!怎么说,王爷让人送回我霍家的东西,老夫总要记个人情!”

  这兵符,虽然霍家可以选择不认,但对霍家来说,这兵符落到霍家其他人手里,对霍家来说,可能就是一场灾难了。

  这霍家能亲临幽州,那对幽州或者说霍家的事,应该了解的差不多了,霍家内部不和应该也知道个八九不离十,这时候他大可拿着兵符大做文章,不说全部,至少还是能从幽州捞着不少好处,不至于白跑一趟。

  可他一到幽州,就将兵符交给了他,说明他所图绝非那点蝇头小利,要么不要,要么就要全部。

  且听的朝廷封禁幽州,这位川西王依然不动如山,说明心里早有打算。

  “老将军此言差矣,本王送来的东西是你们霍家的不假,但同时也是霍家军三十万将士的东西,老将军身为霍家军统帅,既收了兵符,可是愿受本王调派?”

  易九兮又是一句大明话,只是这一句话出口,在场的人都变了颜色。

  包括暗处没有露面的几位太爷。

  霍振德显然也没料到易九兮会说出如此狂妄的话,开口就说要调派他们霍家三十万兵马,三十万…当真是了解的一清二楚了,幽州所有兵马加起来就是这个数,只是这个数,就是朝廷也未必这般清楚。

  看来,他这兵符,到真的是长公主给的。

  当初,上任家主就说过,长公主身不由己,一心为大夏江山社稷谋,但绝对不会对不起霍家。

  所以,长公主临终时给朝廷的是家令并非兵符,只是皇帝不知道罢了。

  而长公主将兵符给了川西王,是否是说,长公主是现在霍家的立场上做的选择!

  这也是霍振德今日一番安排的原因。

  看看这位川西王究竟能否承受的住长公主的一番期许。

  目前来看……

  是当的起啊!

  沉着冷静,成大事者必要的条件,魄力与胆识更是非常人能比,若是今日换成让人,这节骨眼上,未必敢赴宴。

  再有就是定力,酒过三巡,一般男人的本性都暴露的差不多,他那两个孙女,的确有些名声,多少才俊一见倾心,可这川西王却能纯粹欣赏不带丝毫杂念。

  所谓君子,不过如是!

  同时拥有这几项条件的人,就不是池中之物!

  上任家主虽然比他年岁轻些,却眼光独到,没有看错长公主,而长公主也没有辜负家主的信任。

  她现在霍家的立场为霍家寻的这个人,确实不错。

  可要他霍振德就这么将霍家三十万兵马交付到他手里,那还得再看看。

  气氛有些凝重,所有人都再等霍振德的回答。

  顾老将军开始摸不清易九兮的心思,担心他真是来赏花饮酒的,现在又惊叹于他切入主题的速度,心里暗叹,岁月不饶人,果然是年纪大了,有些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了。

  “兵符不假,老夫也的确是收下了,持有兵符者,可调霍家幽州十六郡兵马,王爷持兵符前来,老夫本该率众将士恭迎,听候王爷调兵遣将,只是…恕老夫直言,我霍家兵马目前受朝廷管辖,而王爷…与朝廷已是对立面,霍家若听从调遣,便视同谋反,这对霍家来说,恐怕也得慎重几分,另外,霍家处境王爷就在幽州,相必一清二楚,老夫就不详说,霍家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倒没什么,可幽州百姓无辜…王爷,并非老夫不认兵符,实是几分无奈啊!”

  霍振德这一番话,说的可是十分实在又诚恳了,诚然,这就是目前霍家的处境。

  而现在,霍振德将这个处境丢出来,就是要看易九兮敢不敢接,能不能接!

  若是川西王能解决幽州目前的状况,霍家追随这样一位明主,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。

  “老将军的难处,本王心知肚明,若是没有这些问题,老将军也不用左右为难,那这兵符可能启用?”

  他要的就是一句明话,这时候可不适合和稀泥,他要句明白话才好办事。

  没有这些难题?

  他果然是有准备的,霍振德望着易九兮,眼眸深处,全是的探究之意。

  现在霍家和幽州面临的问题可不是一般的难题,就是他一时间也还没想到合适完美的法子,很想听听,这会是真的生出几分好奇和期待了。

  易九兮笑了笑,看像顾老将军,示意他来说。

  顾老将军心领神会,朝着霍振德拱了拱手。

  “霍老将军,王爷有一妙计,保证霍家兵马冲破封禁走出幽州朝廷不会对幽州动兵,另外…幽州过冬的粮食问题,老将军也无需担心,粮…我家王爷有现成的,保证幽州兵马出幽州的时候,粮就能入幽州……”

  顾老将军将易九兮的安排和计划仔细说来,条理清晰,一听就懂。

  听的这话,宴席上又是一片沉默。

  “金鳞岂是池中物,一朝化龙破九天!老二今日这场宴没白费心思。”

  暗处,大太爷一边感叹,一边转身而去。

  难怪有此胆量敢只身到幽州,原是胸有成竹,一切尽在掌握。

  霍家早就被人家算计在内了,这样的人要是真想算计什么,怕是没什么得不到的。

  听顾老将军刚才所言,对现在的霍家和幽州来说,无疑是最好的选择!

  “王爷,顾老将军说的可是真的?并非老夫不信顾将军和王爷,实在是…关于幽州百姓性命,老夫不得不慎重!”

  其他的计划,几乎天衣无缝,还把他们霍家的内斗都算进去了,他现在问的择日最关心和担心的粮食问题。

  只要解决了粮食问题,霍家就无后顾之忧,军中兄弟对霍家的信任,他该日有自信的,只要他将话说清楚,军心就不是问题。

  “霍老将军,这可不是儿戏,岂能乱说,实不相瞒,粮食就在丹州,本王已派人准备,绝不让幽州百姓因此事受到无妄之灾。不过霍家这出戏要唱的精彩才能瞒过朝廷,瞒过赵元初。”

  易九兮神色也认真了几分,酒兴也收了几分。

  得了易九兮这句话,霍振德不由已经信了,这川西王真的有粮,而且数目不小,能确保幽州百姓不会因为封禁饿死,如此一来,幽州百姓就不用担心了。

  其他的就好说啦,演戏嘛,霍家现在的环境,真真假假最是好演,王爷想的一出戏也是精彩,他只要稍加布置,很快就能实施,而且这件事也得快,好在天气继续变冷,也防夜长梦多。

  这次朝廷派出来的那个禁卫军统领赵元初也不是个简单的,想要让他相信这场戏,就得做好充足准备。

  易九兮此刻心里已经有数了,幽州跑不脱,川西的力量即将厚重起来。

  也不知她现在在做什么,西北战场恐怕已经全面铺开了,如此,应该能赶上易雍明亲征之前将西北控制在川西手里。

  至于大宛占据的几座城池,暂时是不可能夺下的,一是川西不能同时多面树敌,二是猕猴城,要是拿下了,整个大战场的局势就发生变化了,康城不再是通往关在的唯一关卡了。

  除了西北战况和猕猴城的事,易九兮更多的是想自家王妃了。

  成婚才三天就分开了,他还没回过味来!

  这次离开的也有这么小段日子,更是想念了。

  接下来,易九兮和霍振德的话题就再无刚才那般无趣了。

  霍振德在烟雨阁待客,赵元初得了消息,立刻派人去查,这个节骨眼,何人能让霍振德这也礼遇?

  就是他这禁卫军的统领都没这荣幸!

  可是,派去打探情况的人传回的消息有些不尽如人意。

  不知道是谁,而烟雨阁也靠近不得,层层暗哨,禁卫营的人想要突破暗哨就会暴露出自己的行踪,后面就有无穷无尽的麻烦。

  “继续查,烟雨阁进不去,里面的人总会出来!”

  赵元初得心情属实不太好了,这是幽州,他也不能硬闯,只能干等。

  这感觉不太好受!

  “赵统领,最近没听说霍家有什么重要客人需要开烟雨阁招待的,或许只是普通客人,霍振德最是喜欢小题大做。”

  这位出现在赵元初面前的,正是霍家三房的大爷,就是霍振德掌握的那个投靠朝廷的人。

  赵元初暗骂了一声废物,脸上却没什么表情。

  这个霍横通还想掌握霍家兵马,就这点能耐,简直做梦。

  连进出霍家地盘的几个人都弄不清楚,简直是……

  他本也没指望他什么,不过是利用他在霍家的这个身份,好帮他将霍家兵马夺下。

  “本统领的亲自去看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