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685章 浮屠城毁了(2更)

作品:九重华锦|作者:莫西凡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9-18 07:20:47|下载:九重华锦TXT下载
  择天城的二老没找到什么线索,倒是把云家军给摸出来了,不过他们知道也改变不了什么。

  云家军已经集结渡口了,就待林霜语一声令下,就可直奔猕猴城。

  “云家军,远在漠北城的云家军,凭空消失的二十万兵马,竟出现在川西!”

  老妇人的语气略带讽刺,说完冷哼一声看向云长使。

  这个消息,不就是云长使告知他们的,动用了浮屠城的人去结果计划落空,云家的二十万兵马还不知所踪,这就是他说的不知所踪?

  是飞过来的还是遁地过来的?

  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  难怪小小川西,敢打猕猴城的主意,二十万兵马守在猕猴城,不管是哪一方,怕是都没办法轻易动了。

  这猕猴城等于是拱手送给川西了。

  有了这二十万兵马,加上猕猴城的要塞位置,和西北目前的局势,川西无形之中竟成了大气候。

  “是属下失职!”云长使不用旁人说,心里已经气的呕血了。

  诚如人家说的,二十万兵马,不可能飞过来也不可能遁地过来,这么多人,一点消息都没有,就是失职!

  也是他疏忽大意,根本没想到,云家会不辞辛苦,千里迢迢投奔川西!这一南一北,风马牛不相及,路上更是艰难险阻,谁能想到,他们不仅来了,还平平安安的来了,瞒过了他,也瞒过了大夏和羌穹!

  老城主负手而立,并未说什么,面色难测。

  看不出时候生气了,但是周围的气压有些低。

  “猕猴城的事已成定局,城主,除非...”择天城出手,或者让五城的出手,若不然,怕是再难挽回。

  这外面的布局已经全部乱了,因为这个川西乱的。

  老妇人身旁的老头低沉而道,看向渡口对岸的一片军营,眸中生寒。

  没等老城主说什么,云长使突然收到信号。

  “什么事?”此时,不是十分紧要的事,云风龙的人不会如此不知进退禀报。

  老城主眸光扫过脸色变的愈加难看的云风龙,这里,除非动用择天城的力量,或是五宗五城之力,否则改变不了结局,但是现在还不到动用这些力量的时候。

  在他的盘算里,这天下之争,根本无需大动干戈。

  五宗之力用于战场,并非好事,会给以后带来诸多麻烦。

  “启禀城主...浮屠城...浮屠城好似出事了!”杨文昊那个没用的东西,枉费他栽培这么多年,连一个内力尽散的宇文轩辕都看不住。

  这下,云风龙的面子里子是真的丢尽了。

  从城主出世,没有一件事是如城主之意的,件件是都搞砸了!

  “出事??”

  老城主尚未开口,老头儿挑眉一问,目光冷厉,让云风龙忍不住心口一紧。

  “是...被秘宫给...毁了!”

  这也是意料之外的事,秘宫掌握浮屠城的生死存亡,这件事,他们都知道,但具体却不详知,这么多年,双方相安无事,不到那份上,秘宫也不可能与浮屠城针锋相对,他们猜测,秘宫不会坐到这一步,他们对浮屠城下手,意味着秘宫也不得善终。

  浮屠城不可能放过秘宫,秘宫人再厉害,也躲不过浮屠城的追杀。

  除非,秘宫想要鱼死网破。

  毁了!!!

  这两个字,显然老城主也震惊不小。

  云长使低着头,双手将手中刚得的消息奉上!

  上面写的很清楚,是毁了没错,毁了!一座存在了千于年的宗城毁了!这意味着什么,难以描述。

  从这几人的脸上就可看出几分。

  更何况,这次老城主出择天城,就打算以浮屠城为据点,如今人还没到浮屠城,就得了这么个消息!

  “秘宫...!”

  老城主接了消息看了一眼,随即紧紧将纸卷拽在手心,脸色终是暗沉了下来,“何人救走了宇文轩辕?”一片沉默之后,还是由老城主开口了。

  “陆成风...之前在秘宫出现的,应该就是他。”

  几次怀他好事,云长使提及这个名字,可是咬牙切齿。

  “为何一直没在掌控,他好像是浮屠城的一位长使。”看来,人在择天城,对外面的事也并非全然不知。

  老城主的质问,让云风龙不知该如何作答,他倒是想要掌控,奈何...那陆成风行踪不定,实力又太强,除非他自己一直盯着,否则...还真的是把控不住。

  “此人...实力与属下相差无几。”

  这句话,属实不想承认,在武学造诣上,都是入化境之上,可上次在秘宫门口,他明显感觉到真要打起来,自己未必能有胜算,毕竟人家出身武宗,醉心武学,他相拥幻术,怕也的有机会,这么些年,他在浮屠城走动的次数属实不算少,却一次都没见过。

  老城主沉默点了点头,“去看看什么情况!”

  “城主,那此地...”

  老妇人和老头几乎是异口同声,就这么走了,有些不甘心,阵破了,镇魂井也毁了,最重要的是帝王剑...总要找出这个人才能安心。

  摆动衣袖转身,“既然一时没头绪,就等着他显身吧,这样的人物,在这乱世之中,总会露面的,五城事关重大,浮屠城出事,可能会影响其他几城,必须先去处理。”

  事又轻重缓急,看来,这位老城主还真是个取舍果断的。

  “城主,现在已经知道,那秘宫就是秘宗,依属下看,还是尽早拿下或者控制住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现在看,怕是云风龙前脚刚走,他们就动了。

  这秘宫绝不是个省事的。

  老妇人的话,老头也颇为赞同附和一句。

  “秘宗毁灭浮屠城,是为什么?八成就是宇文轩辕的意思,宁可玉碎不能瓦全,他们已经知道择天城的存在,恐怕也猜到择天城插手五城之事,现在人不知所踪,恐其他几城再生事端,且现在去秘宫,只怕人去楼空,秘宗秘术,最是能藏匿踪迹,人家不会等着咱们找上门,走吧。不着急,这世道,五宗终于是要聚首的。”

  老城主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话,说话声音有些轻缓。

  片刻之间,已经不见踪迹了。

  正如老城主预料,秘宫人已经在百里嘉华的安排下离开了秘宫,这毁了浮屠城,是人家浮屠城城主所托,他们只是..帮了个忙而已。

  俗话说,不破不立,这浮屠城的城主也的确是够又魄力和胆量的。

  若是被猕猴城其他人城民知晓真相,恐怕会质问一声了。

  好过更多的人还是还是在感慨,秘宫是真的什么都敢啊。

  “公主...是城主吗?”

  这些人还没靠近猕猴城,清雅就感受到了,好在她素来谨慎,出了皇城之后,就一直在掩藏自己的气息和内息。

  她现在算是未必云长使的命令偷偷出的皇城。

  若是被发现,就算她是城主的徒弟,也的一顿罚。

  清雅被问的有些迷茫,是吗?是吧!可也不敢那么确定。

  城主在择天城出现的时候,就有三四张面孔,若非常年相处,根本不可能发现破绽。

  虽然不敢确定,但是清雅却觉得八成就是。

  至于城主身旁的两位老人,她肯定没见过,但是他们的态度十分古怪,在那位疑似城主的人面前,几人都十分恭敬行礼。

  如果真是择天城的人,瞧不出真实身份也是正常。

  择天城的人想要千副面孔都不是问题,且让人看不出破绽。

  如果真是城主,那她就得万分小心了,云长使让她不要离开皇都,相比是城主的意思,城主让她留在大宛皇城,必有用意,要猜测城主的心思,太难,所以她根本没话精力去揣测。

  她是不该出皇都,可是...有些事,她想弄明白。

  因为那个择天圣女的出现,让她对一直深信不疑的东西产生了一些怀疑,而这怀疑就像一颗种子,在心里生根发芽,眼看就要长成参天大树了。

  尤其是这次边境的瘟疫,本来她在皇城看不到病例,因为瘟疫大夏边境出现了摩擦,太子秦俊逸让人暗中快马加鞭悄悄送了一个人回城。

  她晚上悄悄去看了一眼,这才认出是瘟毒并非瘟疫。

  而正巧,她知道择天城有这东西,圣女又正好恰当好处的出现成了救世主。

  所以,她知道,这一切并非所谓天意。

  择天城的圣女,未必真的有替天择主只能,若真有这本是,也不是圣女,是择天城。

  既然择天圣女可以制造出来,那其他的呢?

  她明明知道,不该去深思这些,因为细思极恐,可她又忍不住...所以她跟出来了。

  “公主,咱们还是回皇城吧!”

  萱草突然有些害怕,云长使交代让公主在皇城等候消息,公主自己跑来...虽说平素几位长史对公主还算礼遇,可大家都知道,这次择天城这么大动静是为了什么,并非云长使自己的算计,而是城主的规划。

  “走吧!”清雅没多解释,有些事,这丫头不知道,对她反而好些。

  “公主,要真是城主...公主,等等我,咱们现在去哪里?”

  萱草还待说什么,清雅已经走远了,着急直跺脚赶忙追上去。

  “大宛军营!”

  “公主终于要去找太子说道了,早该...”萱草还在嘀咕,清雅已经不见踪影了。

  浮屠城这出事,可是时候,否则攻猕猴城的计划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还真不好说。

  也是林霜语收敛的毫无踪迹,这才瞒过了老城主和择天城其他人。

  几位云将军和聂牧赶到通天峡时,和所有人到通天峡时反应一样,不可置信。

  “王妃...这...”

  云大将军可是亲眼见过通天峡之前是什么样子的。

  看了好久,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  “大将军,这...天意!”林霜语低咳了一样,抬手指了指天。

  云大将军没有怀疑,只是感慨抬头看天,感叹一句,“天命所归...”

  听的这四个字,林霜语难得不好意思低头掩饰,诓骗大家属实不太地道,可这事也没法解释不是。

  聂牧将林霜语的反应看在眼里,再看眼前一片开阔的通天峡,眸光闪烁...心里惊涛骇浪!

  天意?未必吧。

  “云大将军,云家军在这的消息,恐怕现在已经传开,大宛和遥方很快就会收到信,夜长梦多,尽快组织前往猕猴城,辛苦大家了。”

  林双语看着猕猴城方向没有多说旁的。

  “是!”云大将军浑身来劲,转身就招呼云二将军他们准军随时准备出发。

  “王妃,佩服!”

  几位将军和副将们散开,聂牧侧身,拱手朝听霜语行礼。

  果然,他是不信的。

  “巧合而已,也有几分天助,这些天,辛苦你了。”

  有他在,城池治理她和王爷无需担心。

  聂牧笑着耸了耸肩,罢了,何须问,她身上本就有太多谜团。

  “对了,受人之托,转交给王妃一样东西,大婚之后一直耽搁到现在...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有关错字错用词的地方,等本文完结,我会抽时间修,但是更新期间,真的没时间校对,还请谅解,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