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684章 真当自己是老天爷?(1更)

作品:九重华锦|作者:莫西凡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9-17 07:18:08|下载:九重华锦TXT下载
  回到刚才离开的小山丘上,周围有五宗之人的气息,老城主将自己的气息压的和周围的那些人差不多,完全让人分辨不出。

  对他来说,收敛和释放都是自如。

  “看来,的确是我想多了!”

  低沉片刻,老城主收回落在川西军营的目光,这次是真的离开了。

  感受不到任何星域之力。

  若是才开启星域者,星域之力是难以隐藏的如此干净的,多年未出黄沙海,自己是否过于谨慎了。

  这去而复返,林霜语是浑然不知的。

  她自己不知,她才开启星域之力就能收放自如,便是在择天城城主眼里,也是一件让人惊讶的事。

  至于天歌,她已经从好奇慢慢习惯了。

  安慰自己说,毕竟人家是尊主,对她来说,这算个啥?

  “会是他们吗?”人走了,林霜语也松了口气,在云家军入驻猕猴城之前,她不希望发生什么意外。

  两三天就到了,很快,这里连接到猕猴城的地方,都是川西的领土了。

  如此,川西也算是走出去了!

  不再局限于大夏的疆土。

  天歌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,“有那么一瞬间,我几乎可以肯定是他们,但是...如果真是他们,这么快离开又不像择天城人行事的风格,宁可错杀,不会放过,不允许有什么超脱掌控才是他们的作风...”

  好一个宁可错杀不会放过,林霜语听罢冷笑一声。

  起身朝着帐外走去,月色笼罩大地,已带几分秋寒。

  “正好相反,我觉得就是他们,你不是说,猕猴城的镇魂井也是择天城的手笔,此地离猕猴城不远,难道镇魂井被破,他们会不知道?”

  跟随林霜语的目光看了过去,天歌魂体一颤,这么说,还真就是这么回事,是择天城的人。

  “这次择天城出来的人,恐怕不简单,能知道镇魂井和这卧龙阵的,一定不是的使徒,至少该是长使!”

  眯眼看着猕猴城方向,林霜语脸上笑如天边冷月,“如此说来,还是择天城的大人物,择天城也分三六九等,天歌,择天城和其他几城一样,也是使徒长使城主的阶梯吗?”

  “对!如果真是知道镇魂井出了事去了猕猴城,那...择天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,之前你去了猕猴城...”

  天歌担忧看向林霜语,她不希望,择天城的人这么快找到她。

  她敢肯定,择天城若是知道她就是五宗尊主,绝不会手下留情的!

  择天城的手段,她心里明白。

  “别忘了,猕猴城现在是一座空城...只有楼家的客栈,走之前,我刻意叮嘱过,楼家的伙计,我还是放心的。”

  对,对,猕猴城可是一座空城,他们也打听不到什么,离开的时候,她把痕迹也抹干净了,差点忘了这件事。

  幸好,她办事仔细。

  “别担心了,且看看,他们发现猕猴城内镇魂井被破会怎么个反应!想来,应该是挺有趣的,想要主宰天下,竟不惜想出这种招来,而今,龙息被释放,镇魂井也没了,看他们还要如何择主天下,不若,咱们来猜猜,他们会选谁?”

  听上去,林霜语兴致不错。

  竟还有这心思,不愧是尊主,好歹也该担心担心啊。

  发现镇魂井被破,择天城绝对不会善罢甘休,她这就是首当其冲的怀疑对象,就算楼家伙计不说,早晚也会怀疑上。

  此时不是应该想对策吗?

  “对当今天下的情况,我几乎一无所知,让我猜测可是有些为难我了。”

  天歌嘴角抽了抽,并非没兴趣,多少年没有和人赏月论天下了,可惜...现在的天下是个什么情形她并不知,总不能信口胡来。

  这天下大势,失之毫厘谬以千里。

  不过...“不管择天城选择谁,最后的结局,我确实知晓的。”笑了笑看向林霜语,有这位子啊,哪怕那位川西王是块烂泥,也能被她扶上墙。

  林霜语挑眉一笑,“这么看得起,怎么也不能叫你失望,择天城选任何一方,总之不会选上川西,故此,偏要让川西夺了这天下,择天!呵~届时可以改一改名字了,免得贻笑大方。”

  择天城,替天择主,这天下变数这么多,变故如此大,谁能算尽?

  真当自己是老天爷了。

  “...”天歌沉默了。

  感情人家故意这么一问,就是想听她说这么一句,明明是个不怎么喜欢嘚瑟的人,怎么感觉...变了。

  择天城的人赶到猕猴城,老城主果然是直奔镇魂井所在的方向去的。

  看到四颗古槐枯竭,脸色几经变化,周围气氛都随之而变。

  云长使头一回从城主身上感受到怒气。

  这四棵树他一看就知道古怪,但是...不知怎么回事。

  这些年,城主几乎没有出过择天城,为何感觉,这外头许多事他却不知,心中有些讶异,却不敢有什么怀疑。

  心想可能是城主身边这二位出城来办的什么事。

  这两位,是城主宫的老人,没人知道他们的实力,只知道,城主身边的这两位老人,甚少出城主宫,也甚少露面,就是择天城的人,知道他们二位的人也不多。

  在择天城,他们这些长使也管不着他们。

  别说管,话都说不上。

  因为这两位眼里,除了城主,没有任何人,他也知道,他们的实力,深不可测,所以,他从未起意试图探究他们。

  “城主,这镇魂井...应该是刚破不久,我去城中探探。”

  那老妇人面色十分难看,握着拐杖的手紧了紧。

  这一次,老城主没有拒绝,缓缓点了点头,心里却清楚,一时半刻,估计是什么也打听不到。

  这镇魂井周围已经被可以处理过,没有一点痕迹,十分专业!

  老妇人闪身不见,老城主突然纵身一跃,落入已经渗满了水的古井中,现在,这口井就是一口普通的古井罢了。

  云长使和那老头都没动,城主做什么,他们无需多问。

  不过老头心中有数,老城主必然是下去一探究竟,想要看看能否在井下找到一些线索。

  “这些年,外头的事,城主都是交给你打理,可谓十分信任,你也一直是个不错的,知晓轻重,可现在看,城主还是太过放心了...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!”

  老城主不在,老头儿终于忍不住开口了。

  背着手盯着古口,语气可是有些难听,面色也是几分严肃。

  云风龙尽管觉得难堪,却无反驳之意,朝着对方微微躬身拱手,“是属下有负城主信任,没有将事情办好!”

  老头儿急不可查的哼了一声,却也没再多说什么。

  似乎是懒得说。

  片刻功夫,老城主也从古井中出来了,出来时,身上一身水气,毕竟本事再大,可以憋这么久的气也不可能滴水不沾。

  总还是人。

  “城主,如何?”老头儿急切的问了一句。

  老城主不急不缓的用内力烘干衣物和头发才开口回应。

  “镇魂井是被破了,不过,千年已过,恐怕魂息不存,没有察觉到任何魂息,不过...井壁上的痕迹十分奇怪,是被什么兵器硬生生划破的!”

  老头一听,一脸震惊似乎不信。

  这世上,什么兵器能将这镇魂井的井壁划开,难怪能破了镇魂井,“帝王剑?”不得不想到帝王剑啊,因为除了帝王剑,当真再想不出别的可能。

  帝王剑,这些年,城主没少花功夫打探,依然不知踪迹。

  当年,拿到一半藏兵图,另一半死活寻不到,城主也怀疑,帝王剑可能就在大同帝周围不远,可这方圆数百里,城主几乎亲自寻遍,都没有下落。

  当年,城主就说,唯一的变数,恐怕就是帝王剑!

  所以必须找到,这些年,他们没找到,也没有帝王剑问世的消息,当初拿出那半张藏兵图,就是为了试试能不能举天下各方之力寻找。

  可依然没用。

  难道帝王剑就这么悄无声的的问世了?

  是谁能拿到帝王剑,帝王剑是神兵,已有剑灵,认主之后是不可能轻易被人拿起的。

  更别说使得动。

  “不像帝王剑...但也不排除,这件事,一点要弄明白,不容有错,若是帝王剑,是真有些麻烦了?”

  老头儿一听城主说麻烦,面色又是变了变。

  “城主,若真是帝王剑问世,一定会轰动一时,迟早会露面的,到时候,咱们要夺,轻而易举,或许是好事。”

  “能拿起帝王剑,本就非同寻常,龙息不见,这拿得动帝王剑的人,就愈发值得三思了,而且...若真是帝王剑,兴许还有别的变故。”

  镇魂井下千年,那凌天的魂魄应该是烟消云散,就算他有先见之明,用极端之法,恐怕也就是一抹烟魂。

  一抹烟魂,若无帝王剑,或者其他他生前不离身且与之有灵的物件,烟魂很快就会消散。

  所以,这件事一点要弄清楚。

  这一次,她不想再出人任何岔子。

  也不允许再出任何岔子。

  “城主,城中没探到什么,也没寻到什么痕迹。”

  这几乎就是一座荒城,有人存心掩盖痕迹,他们真未必能找到。

  “走吧!以最快的脚程看,人应该还在周围,有此能耐能破镇魂井和卧龙阵,这世上可没几个,实力怕是语你们不相上下。”

  “是!”

  世上突然多了这么一个强者,他们却浑然不知,老妇人和老头齐齐应下,既是如此强者,这云风龙就是找到也怕抓不住,城主是让他们两去找。

  “城主,会不会是那个堪破星域之人?”实在想不出,五宗中有那位高手能与城主身边的二老想比。

  云长使小心插话,说完低头不敢看向老城主。

  虽然老城主现在面色如常,可他依然能感受到他身上隐含的丝丝怒气。

  这一次,老城主倒是没摇头,“也有可能,若是人为之力制造一个屏障,有时候,是可以遮掩一些天象,只是能制造如此屏障之人,这天底下,据老夫所知,一巴掌能数出来,而这些人,现在都不在世才对。”

  虽然没摇头,可比摇头更加肯定的回答了云长使,不可能。

  堪破星域,那边霸道强势的星域之力,怎么可能没有异样,什么样的屏障能遮挡住?

  也正是因为如此,老成才没去怀疑。

  就算是卧龙阵内也不能完全遮掩住,只要有一丝异样,都瞒不过他的眼睛,可他也万万没料到,就这么巧,卧龙阵中,还有真龙之力。

  阵气是一道屏障,真龙之力相助才是天象不显的主要原因。

  “看来,这世道,的确生出不少意外了,这一趟幸而出来得早,有些变故一旦发现的晚了,就会成为定数,老夫已经...”

  等不得下一个千年之际了。

  离开猕猴城的时候,老城主忍不住顿足回头看了一眼,这猕猴城,果然是个多事之地。

  但是,这里再多事,他也要让它一直留存下来,因为这里对他来说,也很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