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407章 坍塌的世界5

作品:重生之我本纯善|作者:兔兔立大功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20-11-22 15:51:34|下载:重生之我本纯善TXT下载
  mhtwx.la

  蜿蜒盘旋的山路上,越往上,浓雾似乎变得稀薄了一些。

  远光灯的穿透力变强,隐约可以看到五六米外的景物。

  只是想要看清远处的景物,还不可能。

  不过凭借以往上山的经验,赵清雨估摸着这里离南崖应该不远了。

  “希望后面一切顺利。”她喃喃轻语。

  李菲宇笑了下,安抚道:“肯定会顺利的,前面那么难,咱们都闯过来了。”

  赵清雨没说话,其实之前的那些猴子怪在她看来,并不算什么困难,毕竟他们在车里,那些东西在车外。

  他们真的可以这么容易就离开这个诡异的世界吗?

  她想起了夏梓默,心里隐约泛起一丝不安。

  车子依然还在继续,很长一段时间,路上都很安静,没有出现任何异常。

  赵清雨渐渐放下心来,暗道大概是自己思想太紧绷了,想得太多。

  “快到南崖了!这颗歪脖子树我认识,翻过这道弯后面就是南崖坡。”李菲宇惊喜道。

  赵清雨也忍不住微微笑起来,南崖坡她知道,往前走两百米不到,就能到南崖宫了。

  南崖坡到了,这片地方属于一个半山坡上的宿营地,这里有很多酒店旅社,还有停车场。

  两人没有下车,开着车小心翼翼地从一排排空车之间穿插而过,继续朝前开去。

  很快,车子停下,李菲宇握着方向盘说:“上面就是南崖宫了,车子开不上去,我们下去吧?”

  赵清雨点头:“嗯,记得带上那根木棍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车子两旁的门分别被打开,两人先后钻出来,接着很快在车头汇合。

  先前路上的浓雾淡了一点,现在一下车,却发现南崖宫附近的雾气反而更浓密了。

  李菲宇赶忙握住赵清雨的手,嘀咕道:“我可得牵好了,要不然待会儿咱们走分散了怎么办。”

  赵清雨也没反驳,只是看了看四周,她突然有些不安:“你……有没有闻到些什么?”

  李菲宇嗅了嗅鼻子,微微瞪大了眼睛:“我擦,真的啊,好像就是我们身上的那种香味啊!”

  “嗯。”

  赵清雨一下车就闻到了,不过味道有些淡,不是非常浓烈。

  她有种直觉,夏梓默可能就在这附近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两人一齐慢慢朝前走,南崖宫附近的路很不好走,都是那种很古老的青石板路,凹凸不平,在这种看不清路的情况下,要格外小心。

  李菲宇特地没有将车子熄火,远光灯依然打开,要不然在这黑灯瞎火的情况下,就更难走了。

  往前走了十来步,就要上台阶,台阶也是石板搭建的,不甚平整规范,每迈出一步,都要小心试探。

  一条五十来米的台阶,两人硬生生走了三四分钟,堪称龟速。

  终于到了南崖宫大门,可大门却是紧闭着的,赵清雨和李菲宇两人互看一眼,彼此脸上都是忧虑。

  李菲宇先试着推了推,完全推不动,赵清雨过去帮忙:“这大门很重,我们再试试。”

  两人一起合力往里推,只听沉重的“吱呀”声,古老的梨花木大门咯吱咯吱地响,他们心里一喜,又继续朝前推。

  然而两人很快就失望了,大门往里推了一小段就推不开了,里面有插销拦着。

  李菲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焦急道:“怎么办?我们要不叫叫门?”

  “不用。”

  赵清雨用手比划了一下大门的缝隙,虽然不算宽,可她的身材足够纤细,说不定可以试一试……钻进去。

  李菲宇一看她动作,就知道她想干嘛,心里一动,惊喜道:“对啊,你可以钻进去,然后把门从里面打开。”

  “那你得再帮我往里推一推,现在差一点,刚才最开的时候我应该可以进去。”赵清雨脱掉最外面外套,开始跃跃欲试。

  “放心吧,我一个人可以的。”李菲宇捋了捋袖子,深吸一口气,再次将两只手分别放在左右大门之上。

  他咬牙道:“我开始使力推了啊,你快趁机钻进去!”

  赵清雨先把一只腿给放进去,再把脑袋慢慢往那边钻,钻到一半,她动不了了,有些难受地说:“卡住了,你再往里面推一下。”

  李菲宇没说话,他起身已经十分努力地将门往里推了,一旦张口,就会将那股力道给卸出来。

  不行,他一定要坚持住!

  “啊——”

  他闭上眼睛,大喝一声,将毕生力气全部使了出来,门果然又被他推开了两厘米!

  可以了!

  赵清雨只觉得夹住脑袋的门板一松,想也没想就立即钻了过去,随即迅速扭身将门板上的大插销给用力抽了出来。

  李菲宇还在推着门呢,一时不备差点跌落进来。

  “我都进来了,你还推什么门呀。”赵清雨扶住他,轻轻责备了一句。

  李菲宇嘟囔:“我没敢朝下面看,怕一动,力气就松了。”

  赵清雨有点心疼,垫着脚尖帮他揉了一下肩膀,问:“好点了没?”

  “好了好了,我的身体可没那么脆弱。”李菲宇嘴上这么说,其实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。

  两人当下不再耽搁,捡起衣服和木棍,继续朝里面走。

  到了南崖宫里面,外面车子的远光灯已经照不进来了,手机那小屏幕的荧光完全没有一点用,幸好李菲宇身上还有打火机,可以勉强看清脚下的路面。

  越往南崖宫里走,两人就发现这里面的香味就越浓。

  难道真的是南崖宫里的香料有问题?

  赵清雨在心里暗暗思忖,同时很警惕地四处打量。

  四周静悄悄的,两人的脚步声“哒哒哒”地回荡在这深山之内的道观里,偶尔会有幽幽山风吹过,将李菲宇手中打火机的火苗吹得东摇西摆,几欲熄灭。

  两人的影子也随着火苗的跳动,在地面张牙舞爪,似乎想要冲破禁锢,飞身而出。

  李菲宇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从地面移开,为了保证火苗的正常燃烧,他不得不松开牵着赵清雨的那只手,将火苗半捧着,挡住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幽风。

  然而风好像越来越大,火苗支撑不住,在几次闪烁之后,还想“扑”的一声熄灭了。

  周围立即陷入一片黑暗,这种黑,让赵清雨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浓厚的墨汁之中,完全黑得化不开。

  她有些不安地伸手往旁边摸去,重新抓住李菲宇的袖子,就在此时,风停了。

  她轻轻松了口气,说道:“好了,把打火机打开吧。”

  下一秒,身旁出现了一团小小的火苗,照亮了面前一隅方阵。

  赵清雨深吸一口气:“走吧。”

  李菲宇没有回应,反而握住她的手,带着她朝前走去。

  两人穿过一道又一道门,经过一间又一间大殿,路过一个又一个院子,最后,来到了南崖山后面。

  期间,李菲宇没有说话,只有赵清雨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香味越来越浓了啊。”

  现在到了地方,香味已经浓厚到最高点,但赵清雨却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头晕的难受感,反而觉得脑袋异常清明。

  南崖山后的路越来越难走,都是些未开垦的泥巴石头路,连石板都没有铺,踩在上面都能感觉到地面凹凸不平。

  终于,赵清雨看到了顾里所说的石屋,那是一间在南崖山后面山体中挖凿出来小石窟,外面有个四四方方的门,只挂了一张破竹帘。

  赵清雨往前走了两步,忽然顿住,轻声说:“你是谁?”

  珠帘被掀开,一个人站在她面前,焦急地喊道:“赵清雨!你怎么才来啊!我等你好久了!”

  那人话音刚落,在看到赵清雨身后的那人时,忽然惊惧地大叫一声:“你是谁?!”

  赵清雨扭头一看,只见那个拿着打火机的男人,在火光的照耀下,一张熟悉的脸在光阴下晦暗不明。

  “你是夏梓默?!”她失声喊道。

  夏梓默目光悲哀地望着她,没有说话。

  赵清雨追问:“为什么会是你?”

  夏梓默依旧沉默不语,只是定定地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  李菲宇急得去抓赵清雨的胳膊:“别管那么多了,时间马上就到了,我们快点走吧!”

  “夏梓默,你不走吗!快走啊!”赵清雨被他拽到了石门口,扒拉在门旁对外面的夏梓默大喊。

  李菲宇都要跺脚了,气道:“他要走自然会走,再晚点大家全得玩完!”

  似乎专门为了验证他的话,所有浓雾在一瞬间散去,夜空中满是繁星,还有亮如玉盘的月亮,将本来漆黑的南崖山照得清明了一些。

  然而,这只是短暂的平静,紧接着,赵清雨就看到远处的山和天空,开始变得模糊旋转,就像是被人扭曲的万花筒,更可怕的是,这万花筒还在继续朝四周蔓延!

  李菲宇大叫:“快走!这世界要完蛋了!”

  赵清雨看着夏梓默,后者依然面色悲伤,既不走,也不张口说话,就那么静静地与她对视,仿佛在无声的告别。

 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,李菲宇等不及了,直接握住她的手,想要将她强制地拉进石屋。

  赵清雨脸色蓦然一变,用力挣脱开李菲宇的手掌,后者震惊地望着她,“赵清雨,你到底要做什么!快点走啊!”

  “不,不要!你不是李菲宇!”

  李菲宇满脸不可置信:“你在说什么胡话,我不是李菲宇是谁啊!”

  赵清雨目光一冷,盯着对方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庞,轻声说:“你不是李菲宇,你是……夏、梓、默!”

  伴随着她一字一句地喊出那三个字,石门前的李菲宇周身忽然冒出一股白烟,当白烟消散后,李菲宇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脸阴沉的夏梓默。

  赵清雨脸色骤变,往后退开两步,咬牙道:“果然是你!”

  她说完,又立刻扭头看向身后另外一个一动不动的“夏梓默”,试探着问:“你是……李菲宇吗?”

 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这个“夏梓默”脚下也冒出相同的白烟,烟雾散去,果真是李菲宇站在那里。

  李菲宇试着动了动胳膊,可以活动了,他朝前一步,一把握住赵清雨的手,几乎都要痛哭流涕。

  在南崖宫的时候,打火机被风吹灭的一瞬间,他正想重新点燃打火机,忽然发现自己全身好像被定身,怎么都动不了。

  紧接着,他就惊恐地发现,不是他动不了,而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。

  他只能无助地看着,自己的手仿佛牵线木偶似的,点燃了打火机,然后牵着赵清雨一步一步地朝前走,就和机器人一样。

  他无法说话,无法解释,更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。

  直到他带领着赵清雨走到石屋门口,看到从里面跑出来和自己一模一样人后,一颗心降到谷底。

  果然,赵清雨扭头震惊地看着自己,他在她眼睛的倒影里,看到了一张完全不属于自己的面孔。

  难道是他变成了夏梓默,而夏梓默变成了他?!

  这个可怕的想法,让他愤怒又绝望。

  他无法朝前迈步哪怕一厘米的距离,无法发出哪怕一声“嗯”的回应,只能静静地望着另外一个“自己”,劝说赵清雨尽快离开。

  幸好,幸好赵清雨在临终前发现了不对劲,当她喊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,他终于重新获得自由!

  这一次,他要紧紧握住赵清雨的手,再也不分开!

  ……

  “清雨,你一定要这样绝情吗?”

  夏梓默站在石屋门口,悲戚地笑。

  赵清雨眯着眼睛,她冷冷地开口:“那也没有你过分,你为什么要变成李菲宇的模样?为什么要把他留在这里?你到底打着什么主意?”

  一开始,她确实因为“夏梓默”的不肯离开而感到悲痛和难过,可是当她发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后,对夏梓默的那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悲悯转而变成了愤怒。

  “你为什么这么喜欢骗我?骗我很有意思吗?你是不是一直把我当傻子一样欺骗?”她越说越生气,越说越恼怒,再次瞪向夏梓默的双眸,已然烧起了熊熊烈火。

  夏梓默被她一连串的愤怒质问,给问得哑口无言。

  许久,他才悲哀道:“这一切,都是有原因的,我只是不想让你不高兴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赵清雨冷笑一声,对他的解释表示不屑:“不好意思,我现在不想听你这些废话,我们要离开了,你让开可以吗?”

  夏梓默却一动不动,摇头说:“不可以,我不能让你们进去。”

  李菲宇早就忍无可忍了,如果不是情况特殊,他真的要撸袖子开干了。

  “你特么得到底啥意思?!让不让开的!”

  夏梓默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说:“我让开你们也走不了,因为顾里,是骗你们的。”